大块假我好文章 ------宽甸作协天华山-黄椅山笔会散记 唐振海
2013-06-15 09:45:01   来源:   评论:0 点击:

----------------宽甸作协天华山-黄椅山笔会散记消息为发展壮大宽甸文学力量,树立打造宽甸文学影响,宽甸作家协会于2013年6月1-2日举办天华山-黄椅山笔会。笔会会集本地作者二十五人,东港凤城及丹东市作家张忠...




                             
----------------宽甸作协天华山-黄椅山笔会散记
 
              
  • 消息
 
为发展壮大宽甸文学力量,树立打造宽甸文学影响,宽甸作家协会于2013年6月1-2日举办天华山-黄椅山笔会。笔会会集本地作者二十五人,东港凤城及丹东市作家张忠军一行九人的友情加入,使得这次笔会成为宽甸文学的一次难得的盛会。与会者登奇险秀拔的天台,游风光旖旎的玄武湖。开讨论会,搞讲座,布置即兴创作。交流,砥砺,不断碰撞出灵感的火花,激起创作的热情。作协副主席张玉春联络天华山和黄椅山风景区为笔会提供赞助。
 
二、“大事记”
 
          采边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宽甸满族自治县一直是文学大县,源远流长,星光璀璨,蔚为壮观。有文联《婆娑河》杂志推波助澜,有《宽甸县报》“六甸潮”为之擂鼓呐喊,有《宽甸新时期文学作品选》为之启碇扬帆。但在近几年我们也发现,这支文学的生力军中缺少年轻人的积极参与,并且原有的阵容也有缩减。作品少了,活动少了,人们对文学的关注也少了。鉴于此,文联主席赵波和作协班子成员两次开会,决定组织这次笔会,赞助费用不足的部分由参加者自己添补。
          令人振奋的是,活动得到热烈的响应。三十多名作者几乎在同一时间段报名参加,其中刘叶叶和邱丽华还刚刚参加工作。东港、凤城的几位作家朋友也热情支持,丹东《满族文学》丛黎明老师,《丹东日报》张忠军、姜洪敏老师,在事物缠身的情况下表示“尽最大的可能”参加。于是作协班子成员经过精心策划运作,笔会便如期举行了。以下是活动纪事,更是一份友情与关爱的备忘录:
 
         5月31日晚21点,凤城作家吴文杰、齐伟、栗伟、 丁东起一行乘火车赶到宽甸。
6月1日上午7:30,与会者25人在宽甸二高中东院会集,分乘三辆面包车经灌水去天华山。
         6月1日上午10点,在天华山宾馆会议室开推介会,副主席张玉春激情洋溢地宣布笔会开幕,接着与会者自我推销,分发材料,布置专题写作,收笔会稿件。
         6月1日下午12:30,与会登山组由苏格拉底组织登天台,余者在山下散步,交流。
         6月1日下午16点,丛黎明、姜洪敏二位老师乘王向义的车从丹东赶来。在这样的地方会合丹东师友,其欣喜为何如!   
6月1日晚18点,在天华山下柏林川吃富有特色的杀猪菜。此前接到电话,丹东的黄文科、姜大成和东港诗人王洪静刚到宽甸。
         6月1日晚22:00,抵达黄椅山玄武湖,在湖畔旅馆安顿下来。县文联主席赵波前来看望大家。
         6月2日早5:00-7:00,与会者三三五五的在玄武湖散步交谈或拍照。姜洪敏、丛黎明、姜庆乙原地干拉、话局儿最为持久,估计质量也会很高。
        6月2日上午8:00-12:00,圆桌会议。姜洪敏、黄文科、王洪静、丛黎明、张忠军依次讲话。姜大成把他和黄文科编的《丹东2012年诗歌年鉴》赠给大家。宽甸一高中教师杨秀、戚凤萍上完了课,立即赶来会合。会议结束,仍有多人挤在王洪静的车后,等着要他签名的诗集。
6月2日中午12:00-13::40 文学酒会。之后,笔会宣布结束。作协副主席鞠全一送走外地客人。
 
  • 小插曲
 
去天华山这一路我们还真遇见些小麻烦,可谓一波三折。灌水一段公路大修,仅容许小车通行。就要出发了,所雇的三辆面包车有一辆出了岔头,只好又联系一辆,要价500,也只好答应。但另两辆是花360雇的,知道了这个价码后,就立即宣告要撤退,只好也给加到同样价钱。报名的有6人临时有事不能参会,致使有一辆车只坐5人。
原本到天华山40分钟的路程,足足走了两个小时。至灌水段车子颇走了一段靠河边的“盘陀路”,左一弯右一拐的。有时看见前面不远处,却要转个很长的弯儿才能到达。诗人孙日明掌握了这个规律,干脆下了车,赤脚蹚水抄步行。有时还要遭遇塞车,大小车辆像一条屈曲盘旋的长龙被就地掐住了脖子。
晚20点从天华山返回,又到了这个路段,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却见前面桥头停着两辆轿车,车主正和守在桥头的人商量着什么,这就是说我们有希望避开那段“盘陀路”了。我们也下车去求,还真就放行了。正庆幸着,车又拐进一条窄窄的便道,走了很长一段,前面更窄处,迎面一辆轿车嘎地停住。接下来又为错车展开了交涉。那车仅一辆,车主却很强势,僵持的结果还是我们这四辆车缓缓地退到一个稍宽的地方。算起来跟走那一段“盘陀路”也没差多少。
这些小插曲不但不扫兴,反而更增添了文学意趣。
 
                                                                                             
 
  • 小细节
 
         当晚22时许,我们的车在黄椅山玄武湖边的小广场停下来,颠沛奔波的旅程总算结束了。从天华山的浪花激溅到玄武湖的幽深浩瀚,我们多么像一条会唱歌的河流!玄武湖也因我们的到来增添了景物的深度。安顿下来后,我们把从柏林川打包带回来的杀猪菜摆到桌上,又吃了顿美美的夜宵,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玄武湖旅社,还不到四点钟,孙日明的梦话先惊醒了我,然后才惊醒他自己。他自己倒没事一样穿上衣服出去了,我无论怎么努力再也睡不着了。出去见故事家白琅正在挑逗池中的游鱼,便猜想:是不是又构思到某个情节了。后来得知他被隔壁的麻将吵得睡不着,就穿上衣服过去卖呆儿,一直看到早晨三点,结果是麻将局黄了,他自己倒没了睡意。
        玄武湖早饭前,黄文科,姜大成和王洪静从城内姗姗来迟。大家疑心姜大成昨晚请两位喝多了。黄文科说:“我校对《姜南诗文集》忙到半夜——”我们知道,去年诗友姜南因病辞世,他首先帮助安排孩子上了本市最好的高中,之后就一头扎进《姜南诗文集》的搜集,整理,编校和出版当中,一直到现在。他是想赶在6月12日姜南追思会之前把书给印出来。姜大成、王洪静坚持着让我收下会务费用,我只好接了。这时发现兜里还有凤城四位诗友的钱,还有秘书长郭全临时来了出差任务却坚持缴纳的200元。
要开会了。但是会场却是台上台下的格局,丛黎明坚持让大家动手将台下桌椅摆成圆桌形式。他说:“台上台下显得太不文学了,再说让姜洪敏的发言是这次笔会的重头戏,这样更便于发挥”。姜洪敏刚讲完,单位来电话相催。丛黎明嘱咐王向义把姜老师送回丹东后,一定把张忠军拉过来。听说忠军老师能来,与会者倍受鼓舞。
          李云是这次笔会唯一的“官儿”,却背着个拍摄用的大件物品来。整个过程中,他转侧俯仰,忙得不亦乐乎。会议中间有个乘游船游湖的项目,他手把着个重家什站到船的各个角度拍摄。当他坐到船头仰着身子拍摄时,怕有不少人做好了营救的准备。
            丛黎明老师在讲座中还朗诵了张忠军的诗:
 
                   我还相信生活
                   因为看见有人还会流泪
                   不是一个,不是两个,也不是三个
                   不是一次,不是两次,也不是三次
                   生活总有被泪水打湿的部分
                   而且,这一块干了
                   那一块又湿了
                   湿了的地方,也还有我的泪水
                   我也因此还相信一部分自己
 
            这首诗在笔会的这种特定的背景和情境下被朗诵出来,大家心里都涌起一股莫名的感动。后来,苏格拉底又自报奋勇要朗诵王洪静的诗。朗诵还没到一半,也许因为前面的铺垫,听众也正待进入佳境,却见朗诵者已经“哽咽不能语”了。
中午酒会,我嫌自己嘴笨,把致辞的活儿推给张玉春,张很为难,但仍顾全了大局。后忠军老师冷丁就提议大家一起站起来给我敬酒,我始料不及,端着酒杯惶恐站起,结巴了一句“感谢大家支撑”,喝了一大口。事后问身旁的左峻:“我刚才给大家行礼没?”答曰“没有。”其实,我也实在想模仿忠军老师那样,给大家深深鞠上一躬的。
 
五、发言者
 
姜洪敏——好像随意道来,说话的声音也不大,但由创作《妻本佳人》而来对人性的深入思考却撼动人心。
黄文科——丹东诗歌的保姆。他说真正的文学是高于名和利的那部分。
王洪静——正在打造东港黄土坎那个理想的农业王国,他对那片土地的爱就是他的诗。
张忠军——一块温润的玉,他说他似乎只能写诗,诗让他神采奕奕。又让人觉得他说话的声音也是诗。
丛黎明——不知他什么时候把笔会的稿件都看了,点评几乎面面俱到。是诗人,却又像一个文学的布道者。
                 
 
              六、姜庆乙的“登高
 
笔会前夕,我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力邀“大腕儿”姜庆乙参加。他的特殊情况,我们还是可以轮流照顾的。他在电话里说:“我一定去,而且也我不会增加你们负担的,我让我妈跟着”。
在去天华山的车上,我劝他留在山下。我说:天华山可不比你参加青春诗会那个黄山,天台绝险处仅可容一人通过,你妈也难以招顾到的。庆乙说:“不让我登山,我就打道回府。”
当他从海拔一千多米的天台下来,我才知道,登上去的仅仅十五个人。他的伟大的母亲,年届七十的姜婶,一路搀扶着庆乙,又征服了一个看不见的高度。步达远镇政府的小邱姑娘目睹了这整个的过程,一篇洋溢着母爱与坚韧的散文已酝酿于心。吴明春女士下了山,逢人就喊:“今天我最佩服的是姜庆乙,然后是我自己!”
座谈会上,姜庆乙的还扮演了一个敲边鼓的角色。他的“插话”既有对话题的点拨,总结,还含有对谈兴的诱发,从中见出他知识之广博和见解之深刻。比如当丛老师谈散文诗时,庆乙说:“可否这样说:散文诗是对散文和诗两种文体的弱化?”当然他也犯了个小错误。丛老师朗诵《瓷器ci qi》一诗,庆乙忙纠正读音,说:“不对,应该读chi  qi。”众人大笑。
 
  • 关键词或者结语
 
姜洪敏、黄文科、丛黎明反复强调的一个字,就是“思”。也就是说,只有思索、思考、思想,才有作品的深刻与独特。
凤城市石城子镇政府的丁东起不无感慨地说:“笔会的每个细节都充满了爱。”
爱,其实就是写作的源泉。培养爱,激发爱,表现爱。从这次笔会来看,爱又是抱团。是感恩,是关怀。是对生命高度和难度的共同挑战与征服。
我还想加一个词——习惯。让爱与思考成为习惯,让写也成为习惯,这是天地大文章。
我还想说一句话——热爱文学,让生活慢下来。再忙不能跟生活急。
宽甸文学要成大气候,要迈向更高,走得更远!
                            是为记
                            2013-6-6
 
 
 
 

相关热词搜索:大块 我好

上一篇:不幸的杏 独白
下一篇:每天用正面思想让学生“醒脑”□孙宝奎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