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宽甸玉面纱 (尚振生 朱天平)
2014-11-25 15:48:4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宽甸是个山区,不管是深山内部。还是河流腹地,到处都是石头。宽甸的石头不仅成矿为铜、为铁、为硼、为菱镁、滑石,还有鲜为人知的宽甸玉。相传人类始祖女娲氏炼石补天在大荒山,石头炼后通灵,成为石器时

 



 
       宽甸是个山区,不管是深山内部。还是河流腹地,到处都是石头。宽甸的石头不仅成矿为铜、为铁、为硼、为菱镁、滑石,还有鲜为人知的“宽甸玉”。相传人类始祖女娲氏炼石补天在大荒山,石头炼后通灵,成为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玉为代表的石制礼器。
        2006年上海辞书出版社编辑中国文物鉴赏大系,其中《中国玉器鉴赏图典》(主编周南泉)一书中指出,新石器时代中国最早的玉器——红山文化玉的玉料,经中国科学院地质矿产研究所测定,红山文化玉料为透闪石,即与新疆和田玉质相同,产地在今辽宁省宽甸县。无独有偶,《中国古玉鉴藏与投资》(刘湘涛著)中也指出,根据我国地矿学著名学者闻广先生采样化验的结果,证实红山文化玉器的玉质多数均为辽宁省宽甸县境内所产的宽甸玉,属透闪石,这种玉材硬度可以达到摩氏6至6.5度。我们的国家是一个玉文化的国度,有和田玉、独山玉、岫岩玉、昆仑玉、东陵玉、蓝田玉等等,近年来国外俄玉、韩玉、阿富汗玉、加拿大玉也加入进来。如今又出了个宽甸玉,而且测定宽甸是红山文化玉的原生玉料发源地。众所周知,距今1万——4千年前,中国进入新石器时代,在辽河流域,产生了具有中国北方地域特色的原始主流文化——红山文化玉,成为中国最早玉器发源地。宽甸地处辽东,统属鸭绿江流域,5500年前的红山文化玉料源出宽甸,令人匪夷所思。


1935年,在朝阳建平、凌源交界处的红山后牛河梁遗址首次发现红山文化玉器。解放后,我国考古工作者又相继在辽河流域的兴隆洼、查海、新乐遗址出土了数量可观的奇特神秘的玉器,被统称红山文化玉。其中随葬玉器相当丰富,专家认为红山文化玉器代表了以皇帝为主的五帝在北方活动的可信性。经过鉴定,红山文化玉器主要都是以透闪石为主,还有一些蛇纹石玉,专家考察这些遗址周围的玉石带,没有找到与红山玉器质地相似的透闪石玉矿。按照常理推测,在5千年前,人类社会发展水平有限,人们活动区域也有限,如此数量的同类质地(多数以透闪石为主)的玉器,不可能从遥远的昆仑山将和田玉搬运到这里,那只能是个传说三千年前周穆王西巡昆仑瑶池会王母娘娘的故事。因此,专家们将岫岩作为了寻找红山文化玉的首选目标。现在大规模开采的岫岩玉在矿物学上都属于蛇纹石,与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透闪石玉并非同类。在岫岩只有细玉沟中的老玉沟遗址矿脉上,专家发现了透闪石玉,但在色泽方面与红山文化玉器仍有很大不同。专家调查结果,岫岩并不是红山文化玉(透闪石)的原料产地。那么,红山文化玉料到底源于哪里?分析其玉石的来源地似乎不应太远。地矿学专家们把在辽东寻找红山文化玉的最后希望寄托在与岫岩处于同一地质构造的宽甸,经过数年的区域地质调查,采样化验,证实了红山文化玉器的玉质多数均为宽甸县境内所产的宽甸玉,属透闪石。

宽甸位于辽东台隆营口——宽甸古隆起东端,主要由距今4000百万年的下元古界变质岩系构成。1981年,辽宁地质区调队在辽东进行区域地质调查时,对下元古界层序和划分时命名宽甸群,主要岩性为浅粒岩,顶部为条带状钙硅酸盐岩石——含透辉石、透闪石、阳起石、角闪石、石榴石等矿物的变粒岩或大理岩,常呈互层状产出。宽甸的透闪石矿体主要成半透镜体状,附存于白云石大理岩——菱镁矿层为主的含玉层位,即富镁碳酸盐岩层。经采样化验,宽甸玉,化学成份为含水钙镁硅酸盐。它的摩氏硬度6——6.5度,与辉石玉(翡翠,硬度6.5——7)相差甚小。在宽甸群山沟壑之中,有两条河,一条被称为南古(股)河、另一条被称为北古(股)河,它们都源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白石砬子,在太平哨镇交汇成半拉江后注入浑江。由于千百万年风雨侵蚀,白石砬子山脉岩石中的透闪石裸露地表部分,经风化破碎成块,被山洪冲进古河套里。形成“山流水”玉料。这些原生宽甸玉,分布于河床之中,一般体积较小,十几斤到几十斤甚至几百斤不等。常为卵石形,表面光滑,玉质外露,很容易被发现。近几年,沿河套居住的当地人和三五人结伴寻找奇石美玉的人们,在河滩的卵石中寻找着宽甸玉。他们或低头漫步,或用镢头、镐头等工具翻找,甚至开来挖掘沟壕的专用汽车沿河采挖。由于寻找宽甸玉的人越来越多,留存在古河床中的宽甸玉已经十分稀少,找玉的人们把目光盯在沿河堤坝上的石头,很多河堤被破坏。由于每斤玉石的价值不断攀高,由最初几元钱涨到每斤十几元。在太平哨镇,一块白色的宽甸玉料竟炒卖到8万元。
按国家鉴定标准,和田玉并不是特指和田出产的玉石,而是透闪石玉石的总称。宽甸玉主要矿体为透闪石,玉料呈青白或白色、不透明或微透明,质地较粗且硬,硬度在摩氏6度左右。专家考证,宽甸玉或许就是古籍中所谓的“夷玉”,俗称老玉。以前,人们认为只有新疆出产透闪石——阳起石一类玉料,而近年来,在宽甸发现和采挖出透闪石——阳起石——铁阳起系列玉料,对于收藏和艺术而言都很有价值,自然有很多人看中这个商机,想大赚一笔。从1988年开始,国内的玉石业内人士对红山文化玉器的喜爱程度与日俱增,台湾、香港地区的收藏家们对红山文化玉器更是偏爱有加。如红山文化C形龙,宽甸玉,闪石材质,市场参考价160万元。在宽甸玉没有被发现之前,现代仿红山文化玉器用材也只用岫岩低档的杂玉,造价成本低,只要以红山文化玉器真品的价格卖出一件,就可斩获颇丰。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每一件红山文化玉器均是新石器时代玉器的最高水平,反映了先祖们当时的信仰、崇拜和审美意识,都是人类原始艺术的杰作和瑰宝。早在10年前,聪明的桓仁人“他山借玉扬名”,将在宽甸收购的玉料拿回桓仁加工成佩件、饰件,还给宽甸玉起了一个漂亮的名字“青花玉”,并被不知情的宽甸人所沿用至今。目前在宽甸镇北方山奇大市场里已经有了宽甸玉专卖店,并组建起了近百家店铺的奇石城,岫岩的琢玉工匠们也纷纷来到北方山奇大市场周边安营扎寨,设立玉石作坊。现在市场里有两种交易,一种是买卖宽甸玉、黄蜡石、墨玉等原石籽料,一种是经营玉器佩件、饰件,也有极少数人为了今后暴富而在大量收购,他们深知宽甸玉为稀缺性不可再生资源,屯积居奇,等待机遇,再适时出手获利。
去年,在辽宁省举行的民族文化史研讨会上,红山文化研究专家、朝阳师专党委书记雷广臻指出,古人不仅迁徙速度快,而且活动范围大,交往频繁,大大超过今人的估计。古人通过交往,使红山文化以辽东半岛为桥梁与大汶口文化交流、融合,进而使红山文化与东南地区新石器时代诸文化发生密切关系。这当然也包括红山主流文化玉。丹东市博物馆与宽甸县文物管理所在浑江口边上的老地沟新石器遗址调查时,意外发现一把玉斧,玉料主色白,夹杂青色花斑,质地细密,温润典雅,具有透明感,玉质为透闪石,当地村民称其为“青花”玉斧。新石器时期,石斧被作为一种实用工具,后以玉制成,便演化为氏族酋长或部落联盟首领执掌王权的象征物。有专家认为这把宽甸玉斧距今已有5千年的历史,当属新石器时代红山文化玉器范畴,其摩氏硬度近7度,加工难度较大。这为探寻我们今天对红山文化玉的认知与理解,提供了佐证。更坚定了宽甸是红山文化玉的原生玉料发源地,是中国用玉最早地区,也是远古玉器起源中心地之一。
出产玉的地方,在汉代已经被认为是有仙人居住了。女娲氏所居之地也一定是神话中的太虚幻境,真如福地。女娲为什么补天,因为天漏了,也就是她的家园部落出了问题,为了巩固母系女神统治地位,女娲选择了炼石补天,可她面临一个难题,原石太坚硬,不炼无法补天,炼成柔软又不耐磨损。经过千万次琢磨,女娲终于将石头炼后通灵,她用灵性与情感把石头炼成了人与神沟通的祭祀神器,完成了补天治国的重任。一块美石就这样被女娲加工成精美的玉石艺术品。神话世界中神灵显幻归真与我对宽甸玉的纯真情怀遥相呼应。

相关热词搜索:宽甸 面纱 天平

上一篇:情意无价
下一篇:古缸三兄弟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