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绿江晚报》编辑宁晓丹于10月8日晚去世 享年45岁“晓丹 走好!”
2016-10-11 21:00:50   来源:   评论:0 点击:

《鸭绿江晚报》专版部编辑宁晓丹同志因病于10月8日晚去世 享年45岁——晓丹走好!2016-10-11今日丹东编者按 《鸭绿江晚报》专版部编辑宁晓丹同志因病于10月8日晚去世,享年45岁。宁晓丹曾任本报银杏树下、历史

《鸭绿江晚报》专版部编辑宁晓丹同志因病于10月8日晚去世 享年45岁——“晓丹 走好!”

2016-10-11 

 

 

编者按 

《鸭绿江晚报》专版部编辑宁晓丹同志因病于10月8日晚去世,享年45岁。宁晓丹曾任本报“银杏树下”、“历史”版编辑,多年来对丹东历史、人物笔耕不辍,得到诸多读者关注。斯人已逝,本刊以其生前钟爱之文字寄朋友、读者哀思。晓丹,一路走好!

 

天遥地远寄哀思

□文轩

 

昨天,没有太阳。阴冷。

 

喝下午茶时,和一个文友聊起你,跟她说,那盒大红袍是你送我的。你送我茶的时间也就二十多天吧。那天,你哮喘加重,没吃晚饭,我登门为你送盘饺子,你不想欠我人情,又不知拿什么回送给我,因为你稍显凌乱的家里,实在没什么像样的物件。如此,一盒大红袍茶,就进了我家。我知道,我和朋友们对你好,让你觉得无以回报。这就是,你宁晓丹的脾气与秉性。

 

 

其实,晓丹,你哪里知道,我们不需要你回报什么,只是觉得你日子苦、孤单、没什么亲人,想帮帮你而已啊。

 

在东港作协举办的笔会上,第一次认识你,虽然之前多次听过你的名字,也一直误认为宁晓丹是个美丽女生。喝酒时,问起旁人,宁晓丹咋没吃饭就走了?坐在旁边的你,忍不住举起酒杯说:谁说我走了?罚酒!你语气干脆而率性。这才知道宁晓丹是个男生,皮肤黝黑,说话不羁,有些羞涩,有些年轻。

 

再后来,酒桌、茶室、办公室,我们的交流也在蔓延……

 

近两个月,你的哮喘病加重,放心不下,就嘱你去医院看看医生,时不时也会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在微信圈看看你的动态。而倔强的你,一个人在家干扛着,说你吃了什么什么药,戒酒了,戒茶了……你咋就不听话,咋就不爱去看医生。东英姐常约你和我,三个人时不时地小聚一回。每回吃完,你都说,等病好了,把我俩请到你家,你亲自掌厨,为我俩做一桌,尝尝你的手艺。我俩也在期待着,期待着哪一天真的吃上一顿你做的饭菜,尝尝你的“心意”。

 

昨天,傍晚,当接到东英电话,说没联系上你,能不能有点什么事时,我还觉得是危言耸听。和她抵达你家楼下,看到窗户上紧拉的窗帘,以及耀眼的灯光时,预感中的不祥来临了。使劲地砸你家的门,只听到电视机里传出的音响,手机的音乐声也从房间里传来,可没有你的回音。晓丹,那一刻,你在房间里想什么呢?是不是还像个大男孩儿,和两个姐姐玩捉迷藏的游戏?一遍遍地喊你的名字,砸你家的门,期待你能听到我俩的声音,期待你悄悄地打开房门,告诉我们,你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只是恶作剧罢了,只是生病久了,发泄一下情绪,没啥事,大家都别担心。

 

可你这个玩笑开过了。你附下身躯,吻别尘世的一刻,就注定,我们今生不再相见。

 

昨晚的夜很黑,很黑。从我家,到你家,只有几分钟的路,从此,天遥地远。

 

昨晚的灯很亮,很亮。有灯光的指引,你一定会在天堂里找到父母,与他们团聚,完成一个家的渴望。

 

 2016年10月10日   


 

 

痛失兄弟

□崔瑞

 

10日上午8:57,突然收到市中心医院高晓丹微信,只五个字:“宁晓丹走了”!心中顿惊,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立即核实,方知好哥们宁晓丹在他的小屋突发疾病,静静地走了。我失兄弟。痛矣!

 

兄弟之交,感情深笃,嬉笑怒骂犹在眼前。我们相识于2001年振安区公安分局的一次宣传工作会上,由此结下一生情缘。一年后他父亲去世,他第一个给我打电话,我和爱人帮助全程安排了老人的后事。此后,他多个春节都在我家度过,把我家当成他家,视我的儿子如己生。去他租住的小屋玩乐,他亲自下厨,想办法给大家做好吃的,挽留我们住下,说笑到半夜。

 

不只是私交深厚,更重要的是我们相互尊重,遇到问题不回避,相互批评,力促改正,尤其是如何做人、做个好人。在过密接触中,我们的工作是纽带。我们无数次愉快合作,相互欣赏。他的语言文字娴熟,视角独特,曾经一段时间他写的涉案文章在《鸭绿江晚报》周末头版发表,语言幽默,讲述到位,极受读者欢迎。我们经常为一些好的素材兴奋,而后快手出稿,晚间饮酒畅谈。虽然他常说自己是“初中都没读完”,我知道这是他的谦虚。他在日常的积累中打下了扎实的文学功底,后来接手晚报“银杏树下”文学版,编辑的作品富有特色,很受好评。

 

 

后来晓丹经过努力,成为晚报正式记者。那天我们畅饮,我劝他早点成家,之后还和爱人多次给他介绍对象,可惜都未如愿。他说我还是暂时不适合娶媳妇,先买个自己的房子吧,自己过也好,说不好哪天就走了!这两年,他有了自己的小房,他说下一个目标就是成个家!然,唔呼痛也!天公没有给他机会,他突然走了,一个人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他的朋友,没有给兄弟们留下一句离别的话……..

你竟是这样的人

□朱克昌

 

晓丹,你太不够意思了,十一国庆假,你本该休息,而你偏就没有,跑到宽甸的大川头镇,采访百余年的韩家大院。你让我陪你,我二话没说。当我们弃车步行时,我发现你走路总落在后头,并不时从兜里掏出喷雾制剂,走几步就往鼻子喷两下。我这才知道,你头些天说你病了,差点死了,我原以为你说的是玩笑话。看到你艰难的步伐,难受的样子,我好心疼,好生气,也好敬佩。

 

 

打认识你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你工作认真执着。“十一”前,我陪你去黄椅山上查看中日甲午战争期间的“宽甸大捷”纪念碑,看完了已经11点多。我说去饭店吃饭吧,可你偏偏不干,还要去找去看清光绪年间宽甸知县荣禧的什么碑,结果快到下午1点钟才吃上饭。采访抗击倭寇的民团首领楚文彦的事迹,我说楚文彦的后人把材料都提供上来了,宽甸县志中也有记载,我给你现成的材料,你就省劲了。可你不干,说必须亲自到现场采访才放心,直到找到楚的后人才满意而归。

 

晓丹,你很不够意思,不守信用,不遵守诺言。你亲自打电话,要我安排时间,要在这周的周二或周五都行,陪你去古楼子采访,可你不辞而别,悄没声地永远永远地走了,走得绝情。你满腹才华,还没尽数施展,就英年早逝,痛哉,哀哉!一片本不该飘落的长青树叶,却过早凋零了。晓丹,你走得让人好心痛……

一个敬业者

□ 温禹

 

听闻宁晓丹去世的消息,我悲痛不已。2000年,我初到报社时,就与他同部门。2011年,他从本报其他部门调到我所在的文体新闻部做记者、编辑。到部里的第一天,他放下包就问我:“有什么活要我干,我这个人就爱干活。”此后,只要有任务,他会在第一时间完成,风雨不误。

 

因为他孤身一人,生活里没人照顾,我让部里的一个女孩帮他上网买了几件新衣服。作家李燕子当时也在文体部,经常给他做些好吃的,或者清肺的食品。因为一到换季,他容易咳喘。大约是2013年3月里的一天,我在家里接到他电话,说他当日的工作做不了了,因为犯了阑尾炎,是朋友帮忙给他送到医院的。但他手术后第二天就到单位上班了,让他回医院,他说去打个针就行,依然没休假。

 

后来,我离开了文体部,时常看到他奔忙在岗位上,时而还开开玩笑。最后一次见他是“十一”前在单位的食堂。想不到那是最后一面。

安息吧,晓丹!

 

 

不会忘记你

□李景科

 

昨天上午,处于与癌症殊死搏斗中的我,接到报社朋友的电话,她告诉我了一个令我心痛的噩耗,宁晓丹逝世了。因为上周晓丹还来我家看我,坐了一会,对我一拍手,说“你多保重”,走了。想不到这是最后一面。

 

我与晓丹相识于2012年。我们一见如故,颇谈得来,从此便一起探索丹东近现代史,有四年之久。

 

宁晓丹是个好人,心地纯洁,工作认真负责,尽管身体不好,但对采访一丝不苟。无论是宽甸的大山沟,还是凤城的农舍,只要有线索,他就一定亲自去,别人代替不得。这就是宁晓丹作为记者对文字、对历史的高贵品德和职业素养。

 

 

这几年我们几乎每周都东跑西颠,行程也有上万公里,合作发表了很多文章,这也是抢救性挖掘。我想,在一百年二百年后,《鸭绿江晚报》会在某个角落里遗存,人们在2013年到2016年的时间段里,会看到宁晓丹的名字,这些文章会对后人了解丹东历史有所参考,这也是宁晓丹先生的人生价值体现。

 

只要我活一天,宁晓丹就活在我心里。



悼宁晓丹

□袁东英

 

今晚的月光再明亮一些

我想把你从黑暗里赎出来

我知道你去了天堂

也许,那里并没有黑夜

但我还是担心你怕黑、怕冷

你走时,脸和身体趴在地板上

那么冰冷的人间

太少的温暖

 

你活着,那么孤独

没有父爱、母爱、没有兄弟姊妹

没有妻子儿女

你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活在缺少温暖的冰冷世界里

生,赤条条来

去,孤零零走

人间、天堂没有比你更孤独的人

 

你去天堂的那一刻幸福吗

我想,是的

那里有你的父母

你可以到那里团聚

那里没有贫穷

你不用为吃饭、住房发愁

你一定过上神仙一样的日子

 

晓丹:你是一个好人

我们都知道你是一个铮铮硬汉

从不做任何人的奴隶

权力、金钱,你视粪土

贫穷、冷漠,你不低头

唯一可以奴役你的

就是善良

 

为此,你不停向它效力

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从不欠债、欠情

刚刚还上房子贷款,刚刚交足取暖费

你不欠任何人的情啊

你也没有对任何人动过情

除了善良

 

你是一个人孤独地走的

没有人为你送行

除了那条狗

哦,那是你收留的流浪狗

是你在这个世上

唯一的伴

 

多么巧

九月九,天上多一个神仙

人间少一位亲人

晓丹弟:姐插茱萸送你

斟满菊花酒,送你

不用登高送你

我看得见,其实你走不远

你还在我的心里

晓丹弟:你安息吧!

 

 草于2016年10月9日  

 


相关热词搜索:鸭绿江 享年 日晚

上一篇:不羁勇士兰庆文
下一篇:过街楼传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