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宽甸峥嵘山记》
2018-12-05 12:43:2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尚振生 《宽甸峥嵘山记》是清末光绪年间宽甸知县、满族作家荣禧创作的一篇游记散文。这篇文章写得很出色,不仅仅在于记述峥嵘山名称由来,描写千姿百态景物,更主要的是折射出作者的思想和情感,反映出时代的影...
尚振生
 《宽甸峥嵘山记》是清末光绪年间宽甸知县、满族作家荣禧创作的一篇游记散文。这篇文章写得很出色,不仅仅在于记述峥嵘山名称由来,描写千姿百态景物,更主要的是折射出作者的思想和情感,反映出时代的影子。
  荣禧,字筱峰,满族正白旗人,祖籍外兴安岭,出生清道光二十一年。咸丰十年,荣禧以进士身份任伊通河水务司主事分防巡政厅。光绪二十年任安东知县。光绪二十五年、二十七年两任宽甸知县。光绪三十二年任奉天省观察使,跻身辽沈名宦。
  “才备九能,不愧山川之善说”。荣禧可谓是晚清文学通俗化的先驱,他的这篇散文,在语言方面比较典雅,又十分通俗。在文字方面既篇幅短小,又简洁流畅,特别接近口语。除在考证“峥嵘”二字外,很少用典。句子参差错落,有散体化,叶韵自由。这篇游记版本有4种,分别载于民国、伪满和新编《宽甸县志》、《辽宁旧方志》(丹东卷)中。其中3篇为繁体字,1篇简体字,2篇无标点。原文没有分段落,本文为方便解析,标点、段落划分,偏于主观,有待来哲匡正。
[原文]
  辽左诸山,祖于长白。自东北向西南行龙,千回万转,一起一伏,九鼎十八峪,至兴京结穴为永陵。凤凰兵备使者统辖二厅一州四县,境内诸山皆龙脉之枝丫也。惟宽甸界在兴京西南,为行龙正干,迤逦入海。至老铁山一起,突出奇峰。又伏入山东境,至泰山而结穴。数千里奔放而来,以渤海为塘岸,嶙峋渊穆,势极雄浑,龙腾虎伏。我国家发祥应运亿万年,丕基有由来矣。
  荣禧在游记开篇,首先歌颂满族原始祖先由来与基业。“辽左诸山,祖于长白”,在地理上以东为左,故辽东亦称为辽左。例如,高塞诗:“一叶流东土,花飞辽左山。”自从皇太极认定长白山是始祖的诞生地,于是长白山就成了历代满族文人颂扬的神圣所在。从《满文老档》记载长白山《三仙女传说》开始,到康熙皇帝玄烨《祭告长白山文》“仰缅列祖龙兴,实基此地”。随后的满族文学作品,都把长白山看成是龙兴之地,赞扬满洲始祖爱新觉罗大一统功业。例如满族诗人永恩《望长白山》诗:“  白山高,云深人莫至。树色郁青苍,兴王肇迹始。闻说山之颠,潺潺玉池水。”荣禧写长白山“自东北向西南行龙”,“至兴京(新宾)结穴为永陵”,“又伏山东境至泰山起而结穴”。并在这篇游记文字结尾声称自己是“长白荣禧”,虽有些从龙附凤之嫌,却也不足为怪。至于说泰山起源于长白山,这是满族作家在文学作品中歌颂祖先功业,描画清朝神圣的长白山龙脉使“天地开神奥,山河启帝基。”贯用的写作技法。“凤凰兵备使者统辖二厅一州四县”,兵备使是官职称谓,机构全称是奉天分巡东边兵备道,简称东边兵备道。1877年3月设立,道尹先驻凤凰城,后迁安东,管辖凤凰厅、兴京厅、岫岩州、通化县、怀仁县、宽甸县、安东县2厅1州4县。“惟宽甸界在兴京西南,为行龙正干”,这是荣禧提壮宽甸地位,倡导“勿忘本”。荣禧在宽甸任职这段时间,他经历的是甲午战争清军惨败于倭寇之手;甲辰日俄战争帝国主义横行辽东。他看到的是晚清王朝内外交困,已经没有先祖当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威力了。
[原文]
  宽甸县城四周皆重峦环绕,惟北山为最高,深居高拱,朝列群峰,若揖若俯,若趋若仰,似听命焉。有明于此建城设镇,非无取也。山有碧霞元君庙,俗呼娘娘顶,景致绝佳。惜边塞荒陋,无大雅吟咏,而提倡之故,鲜佳名。
  峥嵘山是宽甸县城的镇山,自当无愧。峥嵘山,给宽甸带来祥瑞,带来福气。在伪满的宽甸县志草稿中,有一段记述:宽甸环城皆山,其北峥嵘山,高貌巍峨,上映紫微星,为天星之最贵,万山之第一吉。其东麻线岭,峰顶琼楼,七盘通天,上映天市星,为城市上吉。其南罄儿岭,古道通衢,上映太微星,为城市钜吉。其西黄椅山,蒲水云弥,上映少微星,亦吉无不利。四垣星照临,天示祯祥;四吉山峙立,地呈瑞徵。悠久福地,古今特荣。居斯土者,安乐无虞。《宽甸历史地理教课书》(光绪三十二年十二月三十日版)载:“娘娘顶,在城北七里许,宽字区内。长白山支脉,邑山之最高者也。顶有已倾古庙残碑勒志莲花寺,盖以遥观壮如莲花云。今新遗址重修三圣宫,有道士居焉,改名云密山。其山春夏交林木葱茏,风景冠诸山,兴至登临,颇饶雅致。荣暑任禧赠有楹联匾额,因复改其山名峥嵘山云。”《宽甸县志略》(民国四年版)附荣禧赠峥嵘山关公庙陈骥对联:此地去医无闾山不远.看凤凰西峙.鸭绿东流.王气未全销.数几多叠障.雄关千里奔来.才发祥长白峰头.迤逦林峦开六甸。
  惟我从外兴安岭而还.怅管宁楼高.令威鹤渺.古人如可作.别有番豪情壮慨.一樽醉倒.漫回望瞿塘峡上.苍茫风雨吊重阳。
  在这里,荣禧明知这座山早就有莲花山、云密山、娘娘顶子等名称,却说此山“鲜佳名”。真是原来的名称不鲜不佳不美,偏要对这座山重新命名吗?而且对“峥嵘”二字这样情有独衷呢?下段原文,可能触摸到这位清末满族老吏为此山更名、命名的思想脉搏。
[原文]
  余司牛羊牧,两临其地,首以振兴文教为务。邑之知名士,胥列门墙。公馀之暇,携乃门二三子,讲学于宽,提扌盍携樽,登临一览,感盛会之不常,惧山灵之贻笑,遂为之记,并名其山曰峥嵘,盖取孟郊《感应诗》:“吾欲载车马,太行路峥嵘。”又东坡《夜坐诗》:“南来不觉岁峥嵘”诗句意也。
  余此次南来,为光绪二十有七年,天孙织锦之前一日。任事弹指六屈,蟾圆倏到嘉平之半,峥嵘岁月,感慨时增。考“峥”字,锄耕切。《说文》“作山青嵘。”“嵘”字,户萌切,《说文》“峥嵘,山高貌。”王延秀(寿)《鲁灵光殿赋》“ 寥 兮以峥嵘”,名本诸此。
  荣禧对“峥嵘”二字的考证,可谓引经据典,深思熟虑,反复推敲。我们隐隐约约可以看出,他不仅仅是在为座山更名,而是要对自己的人生下个定义。从“余司牛羊牧,两临其地”,“峥嵘岁月,感慨时增。”理会他对人生的感悟。
  光绪二十年九月十三日荣禧上任安东知县,不足半月,甲午鸭绿江防虎山之战清军败绩,安东随陷。荣禧晚间携印奔宽甸,与团练会长蒋天福率勇击退日军。光绪二十一年,朝庭革职查办了宽甸知县刘继勋等59名官员。荣禧虽有失守安东之罪,而有守御宽甸之功,虽没治罪,也被革职候任3年。光绪二十五年,荣禧出任宽甸县令,上任伊始,推崇康、梁兴学救国理念,“首以振兴文教为务。”倾囊捐款,创建宽甸县高等初级两小学堂。为解决师资不足,招集“邑之知名士,胥列门墙。”对乡师里长等小吏进行自新传习,亲自授课,“讲学于宽”。并“携乃门二三子”,“提扌盍携樽”来到娘娘顶子,“登临一览”,感慨万千。荣禧表示,我不“惧山灵之贻笑”,要为这次登山写篇记游文章,“并名其山曰峥嵘”。拟定题目,尚末动笔,荣禧奉调。不足一年又回来复任宽甸县令,“余此次南来,为光绪二十有七年”,“任事弹指六屈”,从赴任安东县令到今天两任宽甸县令,已经六年时间,“蟾圆倏到嘉平之半”,时光就象月亮圆缺一样飞快的过去了,而我的年龄也到了一年中嘉平(腊月)的一半,是寿逾花甲的人了,是抓紧写好这篇文章的时候了。荣禧引经据典,考证“峥”、“嵘”字源后,“名本诸此”峥嵘山名的解释就是这样了。 
  荣禧在宽甸遭受(甲午、日俄)战争灾害,生灵涂炭,百废未举,又要在经济十分困窘情况下创建学校,谈何容易。无独有偶,就在荣禧复任宽甸的前夕,县衙被马匪付之一炬而空。荣禧面对衙门惨状和库储艰窘,他竭蹶绸缪,用不到半年时间就把县衙、监狱修葺一新。工程结束了,参加建房工匠的工钱却无款兑付,荣禧将此事张板于大堂右侧,警示自己曾“深累斯民为自惭耳。”这大概是荣禧借山命名,抒发自己在宽甸所经历“峥嵘岁月”的真实之意吧。
[原文]
  庙后主峰正顶名之曰峥嵘峰。山下左右两峪俗名大小娘娘沟,改名大峥嵘峪、小峥嵘峪。山半有岭,名峥嵘岭。庙东巨石林立,或平如砥,或如凳如榻。游人列坐独卧,藉以息足,名之曰憩云石。石前有石砬独立,高极千寻,顶平如掌,可建一亭,登之望城市河山鳞瓦在目,无遮无碍,堪豁远眸,名之曰旷观亭。抚城之背有山横亘如屏,名之曰锦屏嶂。山之东为虎沟岭之麓,山脚踞地形似虎爪,名之曰伏虎崖。山之西两山夹水,中间一河,为自宽沈来宽官道,名之曰飞龙峒。山之后有瀑布悬崖,重叠而下,名之曰龙湫叠练。山之前两山自回抱,中僻一涧,深不可测,树木蓊郁,罗翠流丹,最宜俯视,名之曰流翠涧。至是,山之四面于是乎全,山之诸名于是乎备。而高人硕士登临之际,亦同形诸吟咏,著于篇中。
  荣禧对峥嵘山进行了全面踏察,才动笔创作这篇游记。他对峥嵘山的峰、沟、岭、砬、石、洞、涧、瀑,甚至在何处建亭,在何处观景,都进行了详细说明,他留给我们的是一笔“金山银山”财富。至是,“山之诸名于是乎备,”就等着高人硕士前来游览,登临吟咏。一百年过去了,峥嵘山景区开发跃跃欲试,在县文广电局局长王清祥的提议下,县文广电局、旅发委、住建局共同出资,丹青书画院院主刘凤春将《宽甸峥嵘山记》刻制成碑,树立在峥嵘山路旁石壁间。听说他为了精工錾字,凿石头的小凿钻竞用废300多个,真可谓“护引慈云登绝顶,因缘香火证灵根。”荣禧夙愿可告慰矣。
[原文]
  夫人生,斯世石火电光,转瞬成尘,惟名山大川,巨制鸿文,传留于后,庶乎不朽。以天下之大,如五岳四渎,名胜不可枚举,设无历代名人题志,何由以知?吾于辽左诸山亦然。数千年来,著名惟医巫闾一山,以北镇得名,在舜封十有二山之列,此外比比皆是,以不见载籍,湮没无称。究之,胜境大同,何地蔑有?恨无题志之人耳!用是不揣谫陋,命以名而为之记。拟候春融,于石壁间磨崖作擘窠书镌名于上,为后来游人之证。并拟集资庀财,选地造庐为惜阴书院,作士子肄业之所,仿白鹿洞旧规,以开风气之先,藉山川灵秀作养人材。不特山以名传,尤愿才尤地起,庶于教养之道,有裨于宽司牧者用,可以告无愧而已。至若游览之兴,山水之观,乃其后焉。故不具述,是为记。
  皇帝龙飞二十有七年,寿在辛丑嘉平之望,知宽甸县事长白荣禧筱峰甫谨识。
  荣禧游记结语,表达了他在宽甸潜心开创教育,“尤愿才尤地起,庶于教养之道”,并期冀为后来的宽甸管理者借鉴、传承,努力改变宽甸边塞陋习之风,并以此为治理宽甸县之根本的博大胸怀。今日读后,仍令人意味无穷。
  在宽甸镇中心小学墙角的古碑上,镌刻着赠给荣禧的赞词:令尹文翁卿,遂论选四术。攸崇经义,治事斋舍。重重升降进退,心敬必恭。务义无华,身养以正。多艺多才,于斯为盛。谁实之力,长白俟荣公。用勒金石,以志公功。
[释文]县令荣禧,文才渊博。教化首选,诗书礼乐。尊崇经史,兴办学堂。官职升降,信念不移。务实去华,身养以正。多艺多才,于斯为盛。谁有实力?长白荣禧。今勒金石,以志政绩。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柏林川人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