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鼓艺术与传人
2018-02-03 11:32:4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孟宪明八十年代初期,我父亲孟聪从县文化馆调到县民族宗教局工作,赶上申报成立宽甸满族自治县,需要搜集整理满族文化遗产,作为申报自治县的佐证材料。满族香卷作为其中的一个项目,由我父亲承担,经过半年多的

孟宪明
八十年代初期,我父亲孟聪从县文化馆调到县民族宗教局工作,赶上申报成立宽甸满族自治县,需要搜集整理满族文化遗产,作为申报自治县的佐证材料。“满族香卷”作为其中的一个项目,由我父亲承担,经过半年多的普查,一本满族香卷——汉军旗神歌,完成出炉。但那时因时间仓促,书稿尚缺甚多,很不完整。
  2006年,我父亲结识了辽宁省抚顺满族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张生玉老师,通过他的协调,在2008年农历正月十六,请来了吉林省四平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于鹏翔院长,带领师生8人,来到永甸镇窖场村,录制单鼓艺人王有臣(艺名王大挠)说唱香卷全过程。当时我陪同前往,有幸亲眼目睹了宽甸单鼓整个表演过程,也对单鼓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和认识。
  单鼓,也叫太平鼓,又叫烧香,是东北地区祖先祭祀的一种形态。宽甸单鼓既不是满族旗香,也不是汉族民香。而是一部满汉交融具有地方特色的“六甸神韵”,又称“家戏”或“神歌”、“太平鼓”、“唱家戏”。北京社科院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刘正爱女士,曾四次来宽甸考察“宽甸香卷”,她深有感触的说:“宽甸地区的烧香还愿祭祀给研究开创了一条路径,为今后的研究提供了厚重的文本。”
  说到宽甸单鼓,就不得不提到的一位著名的单鼓艺人——杨希春。杨希春,字雨亭,艺名杨老帮子,满族,汉军镶黄旗,清光绪二十八年(1894年)生于山东省文登县的一个单鼓世家。6岁的杨希春跟随祖父杨青岩迁居辽东,在宽甸县杨木川乡红铜沟村安家落户,16岁开始随祖父杨青岩学艺。杨青岩自幼好学,才资聪敏,酷爱文艺,能歌善舞,学艺4年,技艺成熟,便能掌坛。他的唱腔声音洪亮,吐字清晰,字正腔圆,犹如行云流水;他的舞姿,身轻如燕,柔如风吹杨柳;翻滚腾挪,干净利落,气壮似虎,号称当代“一绝”,名扬山东50个县,绰号“杨半省”。1916年祖父病故,杨希春便独掌门户,成为《杨氏香卷》的掌门人。
  杨希春不仅技艺娴熟,而且作风正派,广结善缘,仗义疏财,同艺者闻风而归。与宽甸境内较有名气的单鼓艺人刘喜春、庞显文、秋金堂、姜老五、孙殿荣、于大个子、王老帮子等9人结为兄弟,唯杨希春年幼,故号“老帮子”,独成艺名。由于他技艺高超,名声显赫,兄弟们推崇杨希春为“坛主”,一坛分九派,弟子40多名,从艺者超百人,表演遍布宽甸、丹东、凤城、东港、岫岩、庄河、集安、桓仁等地。凡烧香者,写香书“杨希春坛主”,至于兵出何路,皆由他指派,真是声高艺显,名扬半个世纪。
  可惜的是,《杨氏香卷》在1968年文革中殆为灰烬。杨希春于1986年病故,享年92岁。
  杨希春的弟子,现在健在的只有80岁的于绍君,现住宽甸满族自治县红石镇长江村。
  宽甸单鼓,传承的时间长,链条清晰,杨青岩—杨希春、杨世和—于绍君—王有臣—王守平。于绍君—陶利—陶志森。
  目前,宽甸地区有两个烧香班子,掌坛人王有臣和陶利分别引领两坛。王有臣与陶利师从于绍君原属同一个烧香班,后来因“活太多干不过来”,陶利便分出去另立门户,成为掌坛人。于绍君退出掌坛人之位后,在徒弟王有臣的香班做配鼓。
  于绍君,男,汉族,农民,小学文化,1933年4月出生于宽甸县红石砬子乡小韭菜沟村。他从小酷爱文艺,17岁就参加村里的秧歌队,踩高跷是他的拿手戏。因他踩的好,扭得浪,杂耍多,群众很喜欢看他的表演,是高跷队的一名骨干。
  合作化期间,村长陈贵印找他要组织一帮太平鼓队来活跃农村文化生活。从那时起,他就对单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表演的节目,都是由他结合当时的形势,自编自演,把小山村闹活得很热闹,这段时间为他唱家戏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于绍君29岁那年拜杨世和为师,杨世和(红石镇蒿子沟村人)师傅杨希春。于绍君跟着杨世和走南闯北四年多的时间,在师傅的传授加上自己的刻苦努力下,学会了《香卷》中的《五铺战鼓》、《亡神圈子》、《天门圈子》等全部唱段。后来杨世和年事高,不能主坛,见徒弟于绍君胜任坛主,就退下来让位给于绍君。从此于绍君就与魏振海、谭德贵、翟日德、白万良等人结帮,农忙季节种田,农闲外出烧香。后来杨世和认为于绍君说还年轻,需要深造,就把他推荐给自己的师傅杨希春。杨希春见于绍君诚恳好学,聪明伶俐,是个好苗子,就答应收下为徒,并把于绍君从杨世和那里没有学到的东西,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他。特别是那些比武打擂的段子,什么《天干地支》、《二十八宿显形》、《二十八宿斗威》、《二十八宿跨马分刀》、《大指路》等唱段,使于绍君完善了《香卷》中缺少的珍贵段落。1959年到1962年期间,他带帮跑遍宽甸南部、东部一带,当时在宽甸很有名气。
  “文革”期间扫四旧,单鼓受到冲击,被迫散伙。“文革”后,文化艺术得以复兴,老班人马重操旧业,同时他又物色新人。经过筛选,相中了永甸公社窖场大队青年王有臣,他活泼上进,勤奋好学,唱歌字正腔圆,愿意从事单鼓艺术事业,便收他为徒。在他的精心传授下,结合演出的实践,使王有臣逐步成熟起来。王有臣(艺名王大挠),男,满族,农民,小学文化,1938年7月出生于辽宁省宽甸县永甸乡窖场村。姥爷刘相才,舅舅刘贵全,都是有名气的单鼓艺人。特别是他姥爷,有许多技艺,耍双刀、单刀、耍小鼓、七节鞭、三节棍样样精通。当年这两位长辈跟杨希春和永甸镇窖场村的庞希文在一起打帮烧香,这伙艺人从唱腔到表演是当时在辽东一带赫赫有名的。少年时的王有臣,受祖辈民间单鼓艺人的熏陶,对烧香产生浓厚的兴趣,不管多远,只要在谁家烧香他都要跟着去看,11岁时就学会许多唱段。
  改革开放后,农村文化迎来灿烂的春天。43岁的王有臣拜于绍君为师。几年间,于绍君向他口传《香卷》的曲牌和全部唱词,从走场到表演鼓技。由于王有臣的根基好,经过不懈努力,刻苦学习,不久就把全部《香卷》名段唱词吃透,不论是坐、打、唱、念,都拿得起放得下,师父于绍君非常满意,让他独立掌坛。王有臣不负众望,就与陶明珠、魏振生等人结帮。1989年师傅于绍君年事已高,退了下来,让他当坛主并为他帮腔助阵。
  王有臣虽然是74岁的老人,但身板硬朗,那质朴的性格,乐观的情绪,当他拿起鼓时简直就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步伐灵活,身板柔软,情绪昂然。在烧香中他把民间武术和舞蹈动作加入进去,逐步形成边说、边唱、边舞的民间艺术。2012年5月,他收王守平为徒弟。
  2008年于绍君被命名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王有臣被命名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
  宽甸单鼓表演与演唱,共有五大特点:
  一、祭祀形式
  烧香有“喜香”、“愿香”之分。为办喜事、庆祝人口平安和丰收烧香者,曰“喜香”;为消灾解难许愿还愿烧香者,曰“愿香”。
  举行烧香仪式时,悬宗谱,设神桌,满堂香供,供“三牲肉”:公鸡、猪头、火龙鱼,故有“少火龙鱼不能烧香”之说。这是满族人追宗思远、缅怀祖先渔猎生活世代沿袭古俗的缘故。神桌上摆粮斗一面,装满高粱,曰“珍珠斗”,上插一杆色旗;秤杆一支,挂五色彩布,三落供禳;铜镜一面,为纪念佛托妈妈而设。明灯亮烛,香烟不断,故曰“烧香”。请来单鼓,长夜歌舞。烧一宿者,曰“小香”;烧两宿者,曰“节半香”;烧三宿者,曰“大香”。宽甸多烧一宿的“小香”。在祭天、祭祖时,烧香东家和主人手举黄香跪拜,俗称“跪香”。
  二、扮相及乐器
  主持仪式时,掌坛的头戴神帽,腰系长裙,捆腰铃,手持单鼓,击鼓起舞,前后旋转,念神辞,唱神歌,众人击鼓合之。约自光绪末年,掌坛的除在“请五大老爷”和“送神”两节戴神帽、系长裙、捆腰铃外,改装光头、穿长衫出场。
  乐器主要是单鼓。单鼓,有大鼓、小鼓之分。单鼓为圆形,钢圈蒙以皮革(羊皮或驴皮),下有铁柄,安九个小环,分作三组,摇起沙沙作响,配以鼓点作乐。大鼓直径尺许,小鼓不过六寸,因以鼓为单面,故称“单鼓”,由原始扁鼓,又名抓鼓演化而来。鼓棒,俗称“鼓鞭”,用竹篾做成,下缀红穗,状似凤尾,击鼓三点一棒,曰“凤凰三点头”。
  腰铃,古用铜制,后用钢制,长三寸,似酒壶状。一组十二枚,用皮筋穿连,衬以皮革,系腰际,扭动臀部、腰肢,哗哗作响,配以鼓点,形成似打击乐。边舞边歌,众人合之,为歌舞之精彩场面。
  三、唱词与内容
  单鼓唱词,有唱无白,既无说口,又无插科打诨。以七言词律为主,时有嵌入三言、五言词,最长句达二十七言,并有叠句、垛相衬。内容有“内路鼓”、“外路鼓”之分。内路鼓八铺(八个章节)为必唱之词,主要有盘古开天辟地、三皇五帝传说,有山东九郎神上天请诸神下界的故事,还有下冥府请本家祖先回家吃宴席等情节。外路鼓二十四铺,为辅助唱词,可增可减,主要有历史故事、神话故事、民间传说故事、劝人方并吸收二人转、鼓词小段和民间小调、民歌等一百五十多个段子。其中,《孟姜女》、《排张郎》两个段子最受群众喜爱,为群众百听不厌的段子。群众看烧香的,意在听故事,故事的魅力让人久久不忘。
  四、唱腔和韵律
  单鼓唱腔,除“请五大老爷”和“送神”两段保存萨满“跳老虎神”腔调外,全部易腔于地方拉场戏、二人转、鼓词、民间小调和民歌腔调,故有“九腔十八调”之说。而在一个唱段中又几经易调,又有“调调不着调”之谈。原《神歌》不注重辙口韵律,多押花辙,甚至不讲辙口,更不注重修辞,重句、重段、重字甚多。自晚清以来,受八旗子弟书和蹦蹦戏(二人转)影响,开始注重修辞辙口和韵律,从根本上摆脱了《神歌》腔调的束缚,为各族群众所喜闻。
  五、舞蹈形式与表演技艺
  舞蹈形式与表演技艺,主要是民间秧歌舞蹈、杂技、武术精彩片段,载歌载舞,丰富多彩。舞有秧歌舞、铡刀舞、对鼓舞等等。对鼓舞,仍然保持满族原始“莽势舞”的特点,但有删节,主要吸收其中摆水打鱼姿式、穿针织网姿式、单奔马打猎姿式、双奔马出征姿式、怪蟒出洞龙蛇蠕动姿式等等。演出至高潮时,二人手持小鼓,闪、转、腾、挪、翻、滚、蹦、跳、嬉逗……花样繁多。鼓声愈骤,激情愈高,时而鼓在胸前,时而鼓在背后,时而鼓在脚下,时而鼓过顶梁,时而二人双颈交叉抗肩绞扭翻转,浑似双龙出海,二蟒出洞,令人拍手叫绝。对鼓舞,俗称“打小鼓”,为全部仪式最精彩的场面。杂技、武术片段主要有三节棍、七节鞭、水火棍、沙搭筋儿、霸王鞭、翻筋斗、花把式、就地十八滚、倒行术、二指禅、倒背腿、戴假官儿等等,都是群众喜闻乐见的。
  宽甸单鼓由于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文化部门的重视,经过不断的挖掘整理,早在80年代就被搬上舞台。原县歌舞团孙奇(现任丹东市群众艺术馆副馆长)将用单鼓滚小鼓的表演形式,创作了满族鼓舞《山乡乐》,参加丹东市业余文艺汇演,获创作、表演两个一等奖。1980年在此基础上经过加工修改后,取名叫《依姆沁玛克辛》代表辽宁,去北京参加全国少数民族文艺汇演,获优秀编导奖。同时还获省政府、省民委的优秀编导奖。永甸镇坦甸村40多人组成的单鼓队,1992年9月代表丹东市参加中国沈阳第二届国际秧歌节,荣获一等奖。自1985年到2012年期间,大量的单鼓艺术如《单鼓会》、《神鼓》、《八旗山水谣》等节目相继问世,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也受到国家、省、市、县领导的重视,使宽甸单鼓这门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保护和传承,我们也期待这朵花越开越绚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春运启动 平安有序
下一篇:“迎新春 送春联”大型文化惠民公益活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