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甸作家协会2018年笔会花絮
2018-06-21 06:07:5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宽甸作家协会召开2018年笔会在杨木川溪山绿色庄园召开,此处离县城70公里
       宽甸作家协会召开2018年笔会在杨木川溪山绿色庄园召开,此处离县城70公里,以“体闲农庄、多村绿色旅游”为主题的体闲度假风景区,园区占地面积300余亩,建筑面积5000余平米,规规划有餐饮住宿区、色观光区,娱乐区、种养殖区、满族风情院等
度假村内设有"生态观光区"、"珍稀动物养殖区"、观赏鱼养殖区"、"花卉果蔬种植区"四个功能区,栽植
杏树、榆叶梅,养殖冷水鱼、鸿雁、野猪、绒山羊、当地鸡等。在景区内建有满族风情院、夏威夷烧烤
亭、草坪婚礼场、QQ农场、儿童童游乐场、生态餐厅、独栋度假别墅,并设有季节性旅游设施夏
季水上乐园、冬季滑雪场等设施。您还可以在林中就餐、品尝无公害蔬菜及散养笨鸡、野猪、鸿雁等野味。
据村里老人介绍,抗美朝时期,中方一果战机不幸被敌军击中,坠落在边沟村附近山头,飞行员毫发无伤,得以生还更加渲梁了溪山福地的色彩。
(吃住除外无门票消费)























好鸟

               姜庆乙

不再会迁徙的大雁(1)
还是不是好鸟
从横空的一字
沦为水塘里聒噪的一群
只需充足的食物
便转了基因

把飞翔拉低
把雁阵拆开
变成鹅群
把断鸿声煮熟
下酒

谁不是好鸟
谁就
退化为人

     



会议期间,与会人员驱车来到了白鹭村,观赏白鹭。

会议之后,姜庆乙老师为大家推荐沃尔科特的诗《白鹭》给大家欣赏。














 

白鹭

  沃尔科特 | 作      程一身 | 译 

1  

细察时间的光,看它能有多久让 
清晨的影子拉长在草地上 
潜行的白鹭扭着它们的脖子吞咽食物 
这时你,不是它们,或你和它们已消失; 
鹦鹉在日出时咔哒咔哒地发动它们的船只 
四月点燃非洲的紫罗兰 
面对鼓声阵阵的世界,你疲倦的眼睛突然潮湿 
在两个模糊的镜头后面,日升,日落, 
糖尿病在静静地肆虐。 
接受这一切,用冷静的判决 
用雕塑般的词语镶嵌每个诗节; 
学习闪光的草地不设任何篱笆 
以免白鹭被刺伤,在夜间呻吟不止。 

 这些浑身洁白,鸟嘴发红的白鹭多么优雅, 
每只都像一个潜行的水壶,在潮湿的季节 
茂密的橄榄树,雪松 
抚慰咆哮的急流;进入平静 
超越欲求摆脱悔恨, 
或许最终我会达到这种境界, 
在阳光下,棕榈叶像轿子一样低垂着 
影子在它们下面狂舞。在我充溢着 
所有罪孽的身影进入遗忘的 
绿色灌木丛以后,它们就会到达那里, 
一百个太阳在圣克鲁什山谷 
上升又下沉,我的爱如此徒劳。 

 我看着这些巨树从草地边缘腾空而起 
像膨胀的大海,却没有浪峰,竹林陷入 
它们的脖子,像被绳子拴着的马匹,黄叶 
从震荡的枝条被撕下来,雪崩般塌落;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暴雨骤降之前, 
天空如同被浸透的帆布,在绝望地航行 
风在乱纸中猛吹,完全笼罩了山峦 
似乎整个山谷是一枚安然度过风暴的豆荚 
而森林不再是树木,而是奔腾的海浪。 
当闪电炸裂,雷声吱嘎作响如同咒骂 
而你是安全的,躲在圣克鲁什深处的 
一间黑屋里,电光一闪,当前突然消失, 
你暗想:“谁会为颤抖的鹰,完美的白鹭 
和云色的苍鹭,还有连看到黎明虚假的火焰 
都感到恐慌的鹦鹉提供住房呢?” 

 这些鸟持续为奥特朋⑴充当模特, 
在我年轻时,一本书中雪白的白鹭 
或白色的苍鹭会像圣克鲁什翡翠绿的 
草地一样打开,深知它们看上去多么美丽, 
完美地昂首阔步。它们点缀着这些岛屿, 
在河岸上,在红树林的行列或养牛的牧场里, 
在池塘上方滑翔,然后在小母羊光洁的 
脊背上保持平衡,或者在飓风天气里 
逃离灾难,并用它们令人震惊的戳 
啄出记号,似乎在它们神话的高傲里 
研究它们是完全的特权 
它们扑扇着翅膀从埃及飞越大海 
伴随着法老的朱鹭,它橙色的嘴巴和双脚 
呈现出安静的轮廓,装饰着教堂的地下室 
随后它们展翅起飞,翅膀扑扇得很快, 
当它们扑扇翅膀时,当然像一个六翼天使。 

 那永恒的理想是惊奇。 
阴冷的绿草地,安静的树木,那边山坡上 
的丛林,接着,一只白鹭白色的喘息使 
飞行进入画面,然后用它笨拙的脚步 
摇摇晃晃地站立,那么笔直,白鹭的象征! 
另一个想法令人惊奇:站在树稍的 
一只鹰,悄无声息,像一只猎鹰, 
突然冲入天空,用那种和你相同的极度冷漠, 
在赞扬或责备之上盘旋, 
此刻它落下来,用爪子撕扯一只田鼠。 
草地的事件和这种公开的事件是相同的, 
一只白鹭惊奇于这个事件,高处的鹰在嗥叫 
冲着一具死尸,一种纯粹是虐待的爱。 

 圣诞节这周过了一半,我还不曾看见它们, 
那些白鹭,没有人告诉我它们为什么消失了, 
而此刻它们和这场雨同时返回,橙色的嘴巴, 
粉红的长腿,尖尖的脑袋,回到了草地上 
过去它们常常在这里沐浴圣克鲁什山谷 
清澈无尽的雨丝,下雨时,雨珠不断落在 
雪松上,直到它使这里的旷野一片模糊。 
这些白鹭拥有瀑布和云的 
颜色。我的一些朋友,已所剩不多, 
即将辞世,而这些白鹭在雨中漫步 
似乎死亡对它们毫无影响,或者它们像天使 
突然升起,飞行,然后再次落下。 
有时那些山峦就像朋友一样 
缓缓消失了,而我非常高兴的是 
此刻他们又回来了,像记忆,像祈祷。 

 伴随着落入林中的一片悠闲的叶子 
浅黄对着碧绿旋转——这是我的结局。 
不久将是干枯的季节,群山会生锈, 
白鹭上下扭动它们的脖子,弯曲起伏, 
在雨后用嘴巴捕食虫子和蛴螬; 
有时像保龄球瓶一样直立,它们站着 
像从高山剥下的棉絮似的果皮; 
随后它们缓缓移动,用双脚张开的指头和 
前倾的脖子移动这么一只手的宽度。 
我们共有一种本能,那种贪婪供应 
我钢笔的鸟嘴,叼起扭动的昆虫 
像名词那样吞咽它们,当它书写时 
钢笔尖在阅读,愤怒地甩掉它的鸟嘴拒绝的食物。 
选择是这些白鹭的教导 
在宽阔空旷的草地上,安静而专心地阅读时 
它们不断点着头,这是一种难以表述的语言。 

 我们在圣克罗伊一个朋友家的游泳池边 
约瑟夫和我正在交谈;他停止谈话, 
这次来访我本希望他会快乐, 
喘息着指出,并非静立或阔步 
而是固定在这棵巨大的果树上,一种景象使他震动 
“就像某种来自博施⑵的东西,”他说。那只大鸟 
突然飞到这里,或许是同一只鸟把他带去, 
一只忧郁的白鹭或苍鹭;说不出的话总是 
伴随着我们,像欧迈俄斯,第三个同伴 
什么得到他,他爱雪,什么就会让它呈现, 
这只鸟泛出一种幽灵似的白光。 
此刻正值中午或傍晚,在草地上 
白鹭一起静静地向高处飞翔, 
或者航向海绿色的草地,如同一场划船比赛, 
它们是天使般的灵魂,像约瑟夫的灵魂一样。 

注释: 
⑴奥特朋(Audubon,1785-1851),美国鸟类学家,画家及博物学家。 
⑵博施(Bosch,1874-1940),德国化学家,曾获得1931年诺贝尔化学奖。 

 


相关热词搜索:宽甸 笔会 作家协会

上一篇:广场舞取代麻将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