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一次洪水劫难
2018-09-28 14:59:3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岳显良 我一直居住在大西岔镇临江村弯沟子村民组,亲历了1977年,大西岔公社遭遇的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灾难。 那年的7月下旬至8月初,正是汛期,大雨、暴雨接连不断,河水饱和。7月31日至8月2日,连...
岳显良
        我一直居住在大西岔镇临江村弯沟子村民组,亲历了1977年,大西岔公社遭遇的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灾难。
        那年的7月下旬至8月初,正是汛期,大雨、暴雨接连不断,河水饱和。7月31日至8月2日,连续两场巨大的洪水肆意泛滥,山洪爆发,泥石流倾泻,恶浪疯狂咆哮……眼见那洪水夹杂着沙石、树枝树根、柴禾、木头、粮食、牲畜乱滚乱翻,横冲直撞,一片又一片大面积农田眨眼间被冲毁,靠近山根、河边的房屋、粮食、畜圈、柴草垛等,刹那间被洪峰卷走或被泥石流埋葬,活生生的人在睡梦中一个个被水魔吞噬。临江大队第8生产队社员时本枝,一家7口人住在一个不大点的小山沟沟门,想不到在几秒种内两间草房被山体滑坡冲毁,两口子和五个孩子全部被泥石流冲走。两个儿子和两个姑娘丧生,两口子和一个最小的姑娘被人救出来了,也受了重伤。临江小砬子沟朝鲜族社员公德荣两口子住在小沟山坡边,被泥石流冲跑。一队队长朴天龙赶去抢救,不但没救出来,自己也被冲进鸭绿江水边,侥幸爬了出来,也受了重伤。平安大队西筒子沟姓孟的一家住在河边,孟老太太和三个姑娘瞬间被洪峰卷走,孟老太太腿被砸断后爬了出来,三个姑娘两个在大河边树杈子上找到尸体,另一个已无影无踪。我家三块苞米地、菜地,一共3亩多被水冲毁,一垛300多捆枝柴,一堆木头,从弯沟冲到大河边。
        县委、县政府得到了大西岔灾情严重的信息,因道路中断无法通车,为大西岔片、杨林片火速调派来两架直升机,接走了部分重伤人员到县城医院救治。永甸水路航运公司派来客船到江口救灾,解决了交通问题。据当时调查统计,大西岔公社洪灾十分严重,死亡25人、重伤19人、轻伤11人。冲毁房屋302处522间,其中学校一处、粮库一处、小商店一处。冲走家畜129头,家禽1万余只。粮食161850斤,各种机械42台,硼矿石5500吨,冲毁公路71公里,毁坏河坝3900多米,冲毁耕地10381亩,总损失价值1302700元。临江、小荒沟、沿江、北江四个大队紧靠鸭绿江江岔子,洪水暴涨,水位直线上升2米有余,超过历年来水头。四个村的水没地约计2000余亩农作物,全部被淹没,颗粒无收。灾害中,大西岔公社党委政府高度重视,急百姓所急,想百姓所想,千方百计抢救人民生命财产。党委书记马小飞、副主任吴元胜、何福令、陆洪晓等亲临灾区查看和指挥。临江大队党支部书记赵世叁、双安大队支部书记王殿玉等大队干部昼夜坚守在险区指挥抢救,减少灾害损失。
        洪水刚停,公社首先召开机关干部紧急会议,部署机关干部下队,安排灾后恢复和重建工作。副主任李文中亲自带领十一台链轨,一台二八式拖拉机、一个小手扶车,携带着报话机,从大西岔村开始经和平、明安、再到杨林片各个大队,先抢修损毁主干公路,抢修电话、电灯线路。紧接着公社召开三级干部会议,主要研究修路、建房、治河、造地、移民、植树造林、保护植被等工作。当年秋天公社组织120人的大兵团,在大西岔、双安、临江大队筹备沙石料、木料、铁丝网等。转过年全公社又组织了500多人的建设兵团抢修河坝共约4000多延长米,达到加深、加高、加宽、加长、加固的标准。灾后全公社掀起了河滩造地、恢复农田新高潮。工地上马达隆隆、人欢马叫、红旗招展、轰轰烈烈。
       1977年至1981年,全公社维修和重建房屋超过300户,险房一律停用。因灾后地少人多,解决不了吃饭问题,公社大力开展移民安置工作。到1981年全公社已经移民240多户,700多人。
        洪灾之后引起了人们的深思和反省。党委政府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分析,这次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与1959年至1961年粮食低标准之后,大搞小开荒向山里要食粮,使山林植被遭到严重破坏,导致大面积水土流失,有直接关系。为预防再次发生类似事件,公社党委政府决定,保护山林植被,减少水土流失,35度以上坡地停耕,大搞封山育林,掀起植树造林人民战争。从1977年灾后至今,全乡封山约35万亩,植树造林20多万亩,栽植护岸林2万亩,全乡再没有发生过严重水灾,百姓安居乐业。

相关热词搜索:劫难 洪水

上一篇:飘荡泥土芬芳的《江畔明珠》 ——读贾雪梅文集有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