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没有照片的孩子们
2018-11-28 13:05:15   来源:   评论:0 点击:

吕文艺看见《青年文摘》上一篇文章《没留照片的学生们》,一下子勾起了我二十年前的回忆,虽然那么遥远,却又近在眼前。我是农民的孩子,一毕业就回到我母校小学开始我教学工作的,那时候我们村刚刚安装了电话线...
吕文艺
  看见《青年文摘》上一篇文章《没留照片的学生们》,一下子勾起了我二十年前的回忆,虽然那么遥远,却又近在眼前。
  我是农民的孩子,一毕业就回到我母校小学开始我教学工作的,那时候我们村刚刚安装了电话线,别说买个手机,就是连信号也是没有的。我们那时候真是看书学习时代,学生的课业没有多余的一张卷纸,只有一黑板一黑板的抄了擦,擦了再抄。学生的成绩也是很高的。我们该除草除草,学生们不拍脏不怕累,该踢球踢球,黄泥地,摔倒了爬起来。
  那是1998年,学校六个年级大概70多名学生,三十多个女生,镇里要搞艺术节,我们学校要选送一个舞蹈和一个师生同台节目。我是刚毕业的师范生,也是学校第二个正规师范学校毕业的,另一位已经快五十岁了。当时校主任就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我。
  我是普师班(专业就是班主任,教语文数学的)毕业的,身上那点艺术细胞真是不多,但刚毕业又立功心切,给了这个任务就毫不犹豫接下来了,多亏当时有幼儿园的赵老师能歌善舞来帮忙,其他老师也不闲着,帮着出谋划策,节目选定不是问题,要选12个舞蹈演员就很难,三十个女生,高的高,矮的矮,胖的胖,瘦的瘦,关键是学校那时候也没钱,服装得自费。农村家庭,花钱买一套穿一次就没用的衣服真是太浪费了,于是,因为不能买衣服直接就退出舞蹈队伍的有三分之一,于是,我们划拉够了舞蹈演员,高的163厘米,矮的140厘米,凑合看吧!
  那时候没有手机,更不会网购,去县里最便宜的服装批发超市,从最小号一直凑合到最大号同一款式和布料的衣服谈何容易。我们两个女老师几乎走遍了全县大小店铺,多亏老天作美,大同小异的买齐了。
  我临时抱佛脚,跟一个六年级的学生学吹笛子,经过一个月的刻苦训练,我学会了这辈子唯一练会了现在又忘了的笛子二重奏《冰糖葫芦》。
  一切准备就绪,车也雇好了,就等着演出这一天的到来。没想到,就在比赛的头一天上午,舞蹈演员芳芳被邻居家狗咬了,腿上五个狗咬牙眼都出血,当时就拉到镇上医院去包扎处理。那天下午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都蒙了,这可怎么办?临时换人是不可能了,因为芳芳个子是这个队伍中最高的,衣服别人不能穿,舞马上也是教不会的。现换人是不可能了。就12个人,缺一不可,别说队形一时一变,就那么个豁口也是没法看。不去参加比赛还不行,其他队员衣服也买了,也练了。整个下午和晚上,我真觉得天要塌了!当时是怕见她家人,又想见她家人,可她家人电话我不知道,孩子也没从医院回来。最后只能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比赛当天直接上车去镇里。
  当我们到达比赛现场的时候,芳芳早已经穿戴打扮好坐在现场了,她爸爸妈妈姑姑都来了。我当时心里都乐开花了。寒暄几句我们就排在前面上场比赛了。
  我敢说那天我们的队伍是最靓的,大家都是特别努力特别用心,都想把自己最好的表现展示给观众和评委。那天,我们完胜,团体第一名!
  下场后,我们激动的情绪中久久不能平复,芳芳已经开始换纱布了,鲜血正顺着厚厚的纱布往外淌,多亏当时我们穿的粉色的裤裙,大腿上的伤口隔着厚厚的纱布没有让血流到脚边,可想而知,当时比赛时舞蹈中的跳跃奔跑状态,芳芳是怎样忍受着剧痛完成的!我的孩子呀!她家里人一直念叨说:“不让她来的,根本劝不住。”
  我没有做过芳芳的班主任,但就这一次的比赛经历,我断定芳芳肯定是一个有出息的孩子。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有一种幸福叫奋斗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