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甸鼓乐
2018-11-22 12:41:46   来源:   评论:0 点击:

□孟宪明 王永海宽甸满族自治县石湖沟乡老道排村有一支活跃于宽甸城乡的民间鼓乐班,他们一行六人,由戚氏鼓乐第二代传人戚士泉领班。戚士泉传承了宽甸地区颇有名望的恩师王佩福(艺名石老一)的鼓乐技艺。戚士...
□ 孟宪明 王永海
  宽甸满族自治县石湖沟乡老道排村有一支活跃于宽甸城乡的民间鼓乐班,他们一行六人,由戚氏鼓乐第二代传人戚士泉领班。戚士泉传承了宽甸地区颇有名望的恩师王佩福(艺名石老一)的鼓乐技艺。
  戚士泉这支鼓乐团队以大小唢呐、笙、管、弦乐为主,以打击乐为辅,进行着声情并茂的民间演出。每次演奏都是以鼓、钹、锣和梆子、碰钟等打击乐为引子,然后各种乐器齐奏,再根据旋律进行唢呐、笙、管、笛等独奏或重奏,惟妙惟肖,抑扬顿挫,有唱词时则以二胡、三弦、小阮、板胡伴奏,以突出声乐效果,有些喜段子还加配现代化的电子琴。
  虽然只有六个人,演出却紧张而有序。几个人放下这个,拾起那个,以精湛的技艺演绎着传统的鼓乐,并且有所创新,譬如鼓乐班的第三代传人戚喜来的鼻吹双管就是其中一绝。
  这支小团队在婚庆、祝寿时运用的曲牌有《句句双》、《二人转小帽》和欢快的现代流行歌曲;在丧事时运用的是唐代的《小西唐》、《游山》,宋代的《绵玉续子机腔》,明代的《山奇》、《小硕莉花》和清代的《中草令》、《九条龙》等传统曲牌。
  鼓乐在宽甸地区流传有上百年的历史,属于民间性的音乐活动,主要用于婚娶、丧葬、庙会、灯节、超渡以及农闲时节的大秧歌、二人转等娱乐活动之中。它是一种带有浓重地方色彩的风俗活动,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譬如旧时的满族婚娶迎亲礼节,就是以穿着讲究的鼓乐班打头,沿途吹吹打打,随后才是拉新娘的彩色二马车和穿着长袍马褂、戴着礼帽、系着大红花、骑着枣红马的新郎,再后是送亲队伍,而迎亲队伍则排在最后。到了新郎家,各种仪式都以鼓乐开头和结尾,借以增强气氛,增加排场。
  寻根觅迹,戚氏鼓乐班的文化传承彰显了宽甸传统鼓吹乐的地方色彩,其内容基本可划分两部分,即器具运用和曲牌适用。
器具运用
  宽甸鼓乐,依其使用乐器的特点可分为“唢呐乐”和“笙管乐”这两大类。
  唢呐乐:以唢呐为主奏乐器的鼓乐演奏形式,称为“唢呐乐”,有以下几种:
  1、喇叭乐:一般由两支一尺五寸左右的低音唢呐主奏乐曲,或再加进一支中音唢呐,配以笙和鼓、锣、钹等打击乐器伴奏。低音唢呐的音色粗犷、浑厚,宜于表现悲怆、哀婉的情绪。所以,一般常用于“白事”(丧葬)。
  2、小喳子乐:一般由一支七寸五分以下的高音唢呐(艺人称之为“小喳子”)主奏乐曲,或再加进一支中音唢呐,配以笙和鼓、大锣、小钹、手锣等打击乐器伴奏。高音唢呐的音色明亮、高亢,适宜表达快乐的心情,因此,常在“红事”(婚娶)中使用。
  3、三不搁:由一支低音唢呐(一尺五寸左右)一支中音唢呐(一尺二寸左右)和一支高音唢呐(七寸五以下)主奏乐曲,配以笙、锣、鼓、钹等打击乐器伴奏。高音唢呐、中音唢呐和低音唢呐齐奏,既突出了小喇叭高亢、明亮的特点,又保持了大喇叭粗犷、浑厚的风格。几种音色时而融为一体,时而分奏对比,齐中有变,变在齐中;层次丰富,韵味浓重,这种演奏形式主要用于节日、婚娶等喜庆活动或农闲时的娱乐活动,艺人称此为“三不搁”。
  4、咔戏:以一支唢呐(或“咔碗”)吹(或“咔”)一些为群众喜闻乐见的戏曲(如京剧、评剧、梆子、影调等)唱腔;常配以特色打击乐器伴奏。一般用于娱乐活动,或在“对棚”中当“绝活”使用。这是极受农民欢迎的一种表演形式,多为一些技术较高的鼓乐艺人演奏。
  所谓“咔”,就是模拟。技艺较高的鼓乐艺人能够逼真地模拟各种禽啼鸟鸣,能够把唱腔的各种感情变化,不同人物的腔调,哭、笑、哀、怒,描摹得惟妙惟肖,妙趣横生。
  笙管乐:以管子为主奏乐器的鼓乐演奏形式,称为“笙管乐”,有以下几种:
  1、由单管主奏乐曲,配以笙(或不用笙)、鼓、小钹、木鱼等打击乐器伴奏。
  2、由双管主奏乐曲,配以笙(或不用笙)、鼓、小钹、木鱼等打击乐器伴奏。
  管子乐的伴奏乐器有时还有二胡、三弦、笛等。
曲牌运用
  曲体结构上分为“堂吹曲”、“牌子曲”、“套曲”三大类。
  堂吹曲:堂吹曲,艺人亦称“坐堂”,指结构上比较宠杂的“大”曲子。它一般由引子、身子、尾子三部分构成。
  1、引子:宽甸鼓乐中“堂吹曲”的引子和辽南鼓乐中“汉吹曲”的引子不同,它不是一个固定的、有一定长度的曲调,而是一段即兴式的、长短不定的散板音调。速度和时值都略有变化,有的甚至仅仅是放慢了速度而已。而在实际演奏中,直接由“身子”开始演奏的堂吹曲也并不少见。
  2、身子:也叫“正曲”,是乐曲的主要部分。在整个堂吹曲的曲体结构中,“身子”是慢板音乐,通常是4/4拍子。但“身子”本身的板式比较复杂而多变,除了快速的流水板,其它几种板式(如散板、慢板、中板等)几乎都可能用到。
  3、尾子:它是堂吹曲的最后一部分,但它和“尾声”的含义不尽相同。“尾声”一般是指音乐高潮部分之后的结束部分,而堂吹曲的“尾子”恰恰是乐曲的高潮部分。“尾子”的长短一般要由艺人技艺的高低和习惯而定,或一个乐段,或几个乐段。板式多为快板(2/4拍子)水板(1/4拍子),速度由慢到快向前递增,旋律往往也由繁到简,由平稳、抒情到跳跃、火爆,形成乐曲的高潮。
  牌子曲:牌子曲是指那些结构比较单纯又较为完整的鼓乐曲。母曲(多是起、承、转、合式的歌谣体)完整地演奏一遍后,再运用各种变奏手法反复多次,速度也随之加快,最后或继续加快,嘎然而止;或突然放慢,悠然而收。
  牌子曲有时亦可前加引子,后接尾子。这样的牌子曲和堂吹曲仍然是有区别的,因为二者的主体部分——堂吹曲的“身子”与牌子曲的“母曲”不同。其最主要的不同是牌子曲没有散板的华彩乐段(艺人也称之为“梢头”,这是一种即兴演奏的乐段,长短无定,也没有固定的曲调)和较为复杂的板式变换。这类鼓乐曲的器乐化程度高低不一,有的几乎完全照搬原曲(民间小调、秧歌曲等),有的则已器乐化了。
  牌子曲一般都比较矮小、精悍,情绪活泼、欢快,常用于喜庆和娱乐的场合中演奏。
  套曲:套曲,顾名思义就是把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曲牌“套”起来演奏,鼓乐艺人们把这种联缀曲牌演奏的方法叫“套曲”。
  宽甸戚氏鼓乐曾于2014年参加了辽宁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调演并获奖,2007年被丹东市命名为项目传承人。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2018年辽宁省群文美术干部秋季采风活动在天华山进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