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 猪
2019-01-10 12:15:53   来源:   评论:0 点击:

张宝红  每年在12月中旬到元旦期间,辽东的农村消费陡增,餐桌会骤然丰盛,城里的、乡下的、亲朋好友来往流动频率也有所提升。这一切都可以用一句话来来解释:俺家杀猪,一定得来吃肉。杀猪,在辽东是件关系到...
张宝红
  每年在12月中旬到元旦期间,辽东的农村消费陡增,餐桌会骤然丰盛,城里的、乡下的、亲朋好友来往流动频率也有所提升。
  这一切都可以用一句话来来解释:“俺家杀猪,一定得来吃肉。”杀猪,在辽东是件关系到生活水平、饮食习惯、邻里关系、家族兴旺、养殖方法、厨艺酒量等诸多因素的大事情。说到生活水平、饮食习惯:是因为在俺老家,每家每户,无论贫富,家家养猪,家家杀,养猪不仅仅是为了杀猪吃肉,养猪采粪,也是粮食生产的重要环节。一般谁家今年娶了新媳妇或是增了儿孙,往往要杀两头年猪以示庆祝。杀年猪关系到邻里关系。在老家,一个堡子多的四五十户,少的十家八家。谁家也没有那么多壮劳力,能自己把一头三四百斤的大猪从圈里拽出来,放了血给卸巴了,总要邻里邻居来帮忙。哪个堡子都有几个像样的刀斧手,抓猪,打扣、过称、秃撸、开膛、摘肠、洗肠、灌血、登肉皮各个环节都有在行人。所以杀猪是邻里相互帮衬的这么一活计。一般都要一周,或是十天半月前预定好。即使自家有事也要提前安排,凡是答应下来的当日必定到场,不用主人家再叮嘱。
  妇女们则在厨房里沾着热气忙做一团。等到肉开锅时,香味先萦绕在农家小院中间。此时女主人要先捞出一块肉,放在院子里的墙头上,算是祭祀先人的意思。也有的人家端着烀好的猪尾吧到山仙庙上去拜祭的。一些吃货,现在正蹲灶坑在哪儿,烤着或是撒了盐或是撒了糖的沙肝。主人家已打发孩子去喊街房四邻来吃肉。一些年长的、德高的、则由家长亲自去请。此时,城里的亲友也都相继开车或是坐车进屋上炕了。这时谁家来的人多,门口停的车多,就证明这家人的人缘好,家族关系多,兴旺发达。
  一百多平的房子也都是满满当当,主人家脸上,一直泛着红润的光泽,乐呵呵地招呼着。正餐开始了,一盘用肉汤炖出来的农家酸菜是主角、扯骨肉、回锅肉、肝、肉皮、血肠、各类炒菜、拌菜。这时,往往是农家自己生的绿豆芽和凉拌红心萝卜是最受欢迎的。酒是必不可少的,这时,无论谁都要喝上一杯或是一碗。炕上的客人边吃边夸女主人酸菜切得细、萝卜拌的;地上的吃货说,这猪养的到时候,肉质香。有的甚至端着酒杯要向女主人敬杯酒表示感谢。大多女主人都会腼腆一笑说:“大家吃好,喝好,少什么只管添。”此时村里善言谈的老爷们总要举着酒杯去和主人家城里的客人唠上几句,问一下单位,寻一下老家,然后发现竟是沾亲带故或是远亲古邻,所以为了旧情和新交还是要喝几口才肯挪地方,并约好“我家杀猪时你一定到场。”
  屋外数九寒天,屋内的客人陆续散去。有留下话的“明个我杀猪,早点去干活。”有拎着血肠和熟肉的,有带包煎饼和大馇子的、有捧个萝卜的、有拿包酸菜的,从沈城来的两个亲戚灌了两大壶村里的自来水拎上车。乡邻们笑:你们大城市喝不着这山泉水哈,大车遥辆地拉两壶水回去。冬日午后的斜阳很快就要转到西山头,送走了一波波客人,主人家便开始归当猪肉了。要给城里的亲家一条腿,头刀肉、板油、脖圈炼留着炼油,腿、下货还有其它部份放到早干净的大缸里冻上。猪头在最下面,得等到二月二才能吃,猪蹄过年吃、一些小零碎肉放在上面平时炒个菜什么的。
  大门口的猪毛已被寒风吹得冻在了地上,像一张说明书一样,展示着一个民族的传统、演说着一方风土人情。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邂 逅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