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斤全麦粉
2019-02-25 12:31:09   来源:   评论:0 点击:

 60年代,当时我在县文化馆工作,在县革命委员会食堂就餐。那个时候,每人吃粮都是供给制,食堂规定,按自己的定量发给粗粮和细粮票,用粗粮票不可以买细粮,细粮票可以买粗粮。当时我家住在长甸镇拉古哨村,由...
 60年代,当时我在县文化馆工作,在县革命委员会食堂就餐。那个时候,每人吃粮都是供给制,食堂规定,按自己的定量发给粗粮和细粮票,用粗粮票不可以买细粮,细粮票可以买粗粮。当时我家住在长甸镇拉古哨村,由于农村不享受细粮供应,一年到头就是靠生产队种什么,就分什么吃什么。一天妻子打电话说“孩子有病,让我回家看看”。
那个当时,交通不畅,每天只有一趟由丹东开往长甸的火车,回一趟家在路上就得二、三天。当时,我每个月工资30.5元,除去伙食费和日常的必须品,只剩下10元钱,我攒了3个月的细粮票,跟伙食长商量,买了10斤全麦粉。那个年代,全麦粉就是最好的细粮。
1969年8月的一天,我记忆犹新,跟单位领导请了假,拿着面袋,装着10斤全麦粉赶火车回家,坐一个多小时的火车,下车11点半,这时天突然变了,哗哗下起了大雨,还有35里路,只能步行。我当时发愁了,如果避雨就得等雨停了再走,可那样晚间还得住店,当时兜里就有6块钱,5块是给家里的生活费,剩下1块钱留着回来的车费。思来想去,不能避雨,也不能住店,我一横心,走,就是下刀子也得往家赶。
说是走,谈何容易,我肩上扛着10斤全麦粉,冒着大雨,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家赶。一路上雨水汗水,顺着脸往下淌,到了下午5点多钟才到家,全身都湿透了。我爱人见我冒雨往家赶,又是心疼又是埋怨说:“你傻呀,怎么冒着大雨回来。”我忙说:“没事。”
这10斤全麦粉转圈湿了一半,孩子们听说我拿回来细粮了,一个个高兴的跳了起来,眼睛一直瞅着淋湿了的面袋子。我爱人看出孩子们的心思,立刻把湿透的全麦粉取出来一些,做成疙瘩汤,剩下的湿面和上玉米面发馒头,没湿的就装起来留着过年吃。
  时间已经过去40多年了,那10斤全麦粉却令我终身难忘。今天的生活和那个年代比,简直就是天上地下。现在人们再也不用粮票买粮,没有定量,随便购买,这样的好日子是当年想都不敢想的。可是现在浪费粮食的现象却不足为鲜,珍爱粮食应该引起全社会的重视。任何时候都不要忘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孟 聪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年的余味儿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