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春秋
2019-05-21 10:06:38   来源:   评论:0 点击:

——谨以五个乐章纪念宽甸剧团尚振生序曲 戏班子(1906-1956)宽甸戏班,起于清末。县衙师爷,趁河北蝗旱,招买演员,请来师父,创办同庆班。过街楼,搭席棚,唱大戏,河北梆子,《四郎探母》《大登殿》。民国之...
——谨以五个乐章纪念宽甸剧团
尚振生
序曲 戏班子
(1906-1956)
宽甸戏班,起于清末。
县衙师爷,趁河北蝗旱,
招买演员,请来师父,
创办“同庆班”。
过街楼,搭席棚,
唱大戏,河北梆子,
《四郎探母》《大登殿》。
民国之初,同庆班,
接女角,男、女同台,
京、梆混演,
戏班改名“同乐班”。
伪满时期,
安东“志和戏班”,
来拉古哨唱京戏,
生意惨淡。转到宽甸,
将齐家丝房,改成戏园
演出《打銮驾》《捉放曹》
《玉堂春》。
新中国成立公私合营,
戏班缺少,私商赞助,
解散拆棚。
第一乐章 文工团
(1958-1962)
三面红旗大跃进,
人民公社满天红。
宣传部责成,
曲勃筹建——
宽甸县文艺工作团。
从机关,从工厂,
从业余剧团,
抽演员,搞排练,
歌剧《关不住的新娘》,
话剧《小王的星期天》,
国庆佳节,成功首演。
文工团,演员作风正派,
剧目寓教于乐,好戏连台,
评剧《谁是女婿》
《红松林》《红色的种子》
《苦菜花》《骨肉情深》;
歌剧《三月三》
《刘胡兰》《血泪仇》。
文工团,让现代戏,
占领宽甸舞台。
《苦菜花》连演不衰,
吴桂兰饰冯大娘,
人物刻划,十分成功。
还记得,桓仁铅矿,
坑口义演;电站礼堂,
演员谢幕,观众鼓掌,
无人退场,情景动人,
至今难忘。
还记得,集安演出,
票价两角,一场收入五百元!
通化洗煤场,观众排队,
争购剧票,座无虚席,
场场暴满。
文工团,送戏下乡。
身背布景,搭台卸台。
爬山涉水,不畏险阻。
为农民演出,苦累心也甜。
光荣啊,文工团员!
他们是:
于庆德、孙玉生、
曹永年、曲勃、刘伟生、吴国法、齐景山、宋志国、吴桂兰、赵希芬、葛蕴梅、张庆山、高绪林、高文忠、徐跃东、孟昭山、李德春、陈凤芝、董宗武、楚昌林、张志千、林均杰、潘其忠、梅凯、苑玉兰、于桂珍、于生芝、李俊卿、高莲华、孙传家、刘玉章、李克诚、徐景明、刘艳、吕万林、孙荫芳、胡文华、钱万荣。
 
第二乐章 吕剧团
(1960-1967)
吕剧团,诞生在,
丹东评剧团。
吕剧队成立,即送济南,
半戏校,半剧团,
学排传统戏《借年》
《喝面叶》《王定保借当》。
招收山东学员,
加强吕剧骨干。
学成返丹,
排演《李二嫂改嫁》
《逼婚记》《墙头记》
《胡林抢亲》。
这支新生吕剧队,
正是花样年华
演员平均16岁半。
当时
国家经济困难,
文艺团体,大批裁减。
撤销县文工团,
吕剧队下放宽甸。
经济脱勾,自负赢亏。
这对吕剧团,
可是严峻考验。
为了生存,为了发展,
既演保留剧目,
又排演《半把剪刀》。
《姊妹易嫁》
《杨立贝靠状》
《海防线上》
《闹严府》《抢伞》。
吕剧擅演,家庭故事,
剧情曲折,扣人心弦。
吕剧团,不仅演遍宽甸周边,
又到大城市,沈阳、阜新、
本溪、大连。
吕剧团,
闯进军营,登上八一剧场。
学习乌兰牧骑,
派小分队下乡。
把剧团办的哟,
红红火火,省内名扬。
天起风云,“文革”开场。
批斗领导,铲除古戏,
剧团解体,人员遣散。
宽甸父老呀,念念不忘吕剧,
常常念叨演员:
林明德、胡宝林、刘献志、胡桂林、胡贵明、胡桂柱、张影、李思君、谭小华、张绍荣、孙开福、吴玉民、郭安林、王守元、刘其水、盛善举、刘志轩、于延益、穆广和、孙培德、杜荣艺、单汝海、林永利、胡乃良、王淑珍、王仲华、王国香、高学琴、杨子荣、于桂英、唐桂英、冷冰杰、庞学玉、刘兰曾、彭杰、于凤君、万生、万国良、刘梅平、张会珍。
  (由文工团接转吕剧团)曹永年、孙玉生、康德福、楚昌林、葛蕴梅、张春梅、于生芝、王振帮、梁志文、刘伟生、张志千、丛志谦、齐景山、姜小瑞。
 
(1978-1985)
盼来了,
终于盼来——
“中国的十月”,正本清源。
恢复吕剧团,排演新戏
《不准出生的人》。
再赴济南,学习传统剧目。
带回《刘海砍樵》
《胭脂》《借年》。
一批新秀,成为主演:
代安仁、李业余、常振民、
吴斌、董红、黄春燕。
沐改革春风,服务农村,
深入工矿,事迹突出。
吕剧团,被评为省级,
先进文艺单位。
电台录制,
专题节目——
《辽东山区一枝花》。
 
第三乐章 样板团
(1970-1974)
文化大革命十年,
京剧被革命十年。
继《沙家浜》,
八个样板戏后,
《龙江颂》《杜鹃山》,
新的样板作品,相继上演。
全国普及样板戏,
宽甸成立学习班。
组成近百人队伍,
有“五七”战士,
有下乡知青,
有原吕剧团员,
有业余文艺骨干。
口号是:
“演革命戏,做革命人。”
标准是:
“演样板戏,一字一句,
一腔一板,一招一式,
不准走样。”红卫剧场,
首演《沙家浜》。
郭建光,带领伤病员,
隐蔽芦苇荡。
阿庆嫂,胡司令,刁德一,
春来茶馆唱智斗。
引诱敌人来打枪。
上演《沙》剧,
宽甸舞台,
第一次有了管弦乐队,
第一次有了变幻追光,
第一次出现立体布景,
与电影《沙家浜》,
没有走样。
又演《龙江颂》,
“金水银水甘露水,
比不上龙江风格水。”
“江大海大天地大,
比不上毛主席恩情大。”
《龙》戏高潮,
《闸上风云》,
江水英与李志田,
一段对白——
江:志田,抬起头来,
看前面是什么?
李:咱们的三千亩土地,
江:再往前看,
李:是龙江的巴掌山,
江:你再往前看,
李:看不见了,
江:巴掌山挡住了你的双眼!
开闸放水,武功表演,
高台跳水,空翻惊险,
“窜猫”“旋子”,
功夫高难。《龙》剧演出,
电影来宽,观后发现,
学习样板,有些走样,
连夜改排,民劳财伤。
那个年代呀,样板戏,
一花独放。
宽甸样板戏团,
往来人员繁多,
实难完全统计,
仅记主要演员:
吕英、王德胜、郭玉玲、刘新义、刘世香、庞学玉、葛蕴梅、李克成,宋志国、范仲鹤、刘元利、刘福德、徐跃东、孔繁琴、王福友、封秀坤、吕桂珍、刘其水、刘静、金辉。
 
第四乐章 宣传队
(1974-1978)
大海航行靠舵手,
万物生长靠太阳。
文化大革命,
“最高指示”处处传唱,
“学大寨”锣鼓天天敲响。
形势逼人,
样板戏学习班更名。
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演出京剧,《红云岗》《红嫂》,
吕剧《艳阳天》。
宣传队,颂歌献给毛主席。
下农村,进工厂,快板群、
表演唱,《工地学起小靳庄》。
十月起惊雷,宣传队,
上街头,声讨“四人帮”。
《枫叶红了的时候》,
《报春花》,
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改称文艺宣传队。
军营慰问,《山村新人》,
《红城枪声》。
排演话剧
《霓虹灯下哨兵》。
《一双绣花鞋》。
继承《红岩》精神,
上演歌剧《江姐》,
一曲《红梅赞》
在宽甸唱响。
第五乐章 歌舞团
(1985-2013)
演艺走进市场,
剧团有戏难唱。
面临观众萎缩,
宽甸吕剧退场。
剧团进行改革,
小品歌舞亮相。
一个17人的歌舞团,
活跃在宽甸城乡。
税法宣传,森林法宣传,
巡回乡镇,演出专场。
为申报满族自治县,
创作歌舞,《神鼓舞》
《巴图鲁阿巴奇》,
荣获省市民族舞蹈表演奖。
开放的激流,淘沙的大浪,
县级剧团,前路渺茫。
梦工场,突遭火焚。
剧场报废,雪上加霜。
剧团放假,十年无声响。
公元2013年,歌舞团解体。
专业剧团,在宽甸,
卸下帏幕。结束梦想。
 
尾声 放开喉咙
亲爱的,
宽甸剧团同志们!
今日相聚,回首百年,
昨日时光,仿若重现。
我们这代人,挨过饥饿,
受过寒霜,作过美梦,
有过理想。而如今,
岁月如梭,一路走来,
阳光改变了我们容颜,
岁月消失了许多念想,
但是,演过的角,
唱过的戏,总和我们,
不离不弃。
你听,坐腔柳琴,西皮二黄,
熟悉的老旋律,
勾起许多故事。
亲爱的
宽甸剧团同志们!
一把火,宽甸舞台,
变成“废土堆”。你留恋吗?
我们的那个舞台。
凤凰涅 ,劫后余生。
我们还,健康的活着,
那就抚平心情,
那就乐对人生,
那就放开喉咙。
唱着《我和我的祖国》
走进新时代吧。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平平淡淡才是真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