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红火火供销社
2019-06-06 09:50:03   来源:   评论:0 点击:

 供销合作社,简称供销社或合社。在计划经济时代,她包揽全国上下的农资日用供应和农产品收购业务。如果用今天的行业来解析供销社的身份的话,她等于:联锁百货公司+农资商店+农产品收购商+土特产品中药材收购商...
 供销合作社,简称供销社或合社。在计划经济时代,她包揽全国上下的农资日用供应和农产品收购业务。如果用今天的行业来解析供销社的身份的话,她等于:联锁百货公司+农资商店+农产品收购商+土特产品中药材收购商的业务。
  在我的童年时期,供销社是我们主要的购物场所。早晨上学时,母亲有时会多给两块钱说:“上供销社帮我打斤酱油,买卷手纸、扯二尺花布、买双农田鞋。”之类的话。等到中午休息的时候,我便和同学一起到供销社去,一边完成母亲交待的任务,一边看看柜台里有没有新的玩具和头花。老家的供销社是典型的坐北朝南向。院子有东西两座库房。屋中间是一盘抹得平平的砖炉子。除了夏天外炉子总是温温的,上面放着销货员的午餐。东、北、西三面的柜台。里面依次摆着油盐酱醋、糖果糕点、文具、头油、发卡、雪花膏、针头线脑、锅碗瓢盆、针织鞋帽等。供销社的两扇朱红色的大木门上,各按着一个亮亮的两头带着大圆疙瘩的金属把手。每次开关,门都会随着吱的一声,自已动弹回原位。三尺柜台后是两名熟悉的销货员,称白糖、糟子糕要用包装纸四方刀割地包好。打酱油,豆油,漏斗总是在滴净最后一滴油后,干净利落地移开。壶口或瓶口从未沾上。我最爱看的还是售货员扯布的动作。一捆白花旗或是碎花的确凉往柜台上一放,抽出刀尺一扯、一抹、一倒手,再一扯、一抹、一倒手。量到顾客要的尺寸再确认一下:“二尺半白花旗哈?”顾客此时没敢变主意,便用刀尺一划,双手一撕,随着咔——的一声,布扯好了,叠成方形递给顾客。
  谁家要办事情了,头一个月就三天两头地往公销社跑。大米白面怎么也得往家里带两趟。然后今天是捆粉条,明天一壶豆油、后天一打红纸,想起一样买一样。还要特别叮嘱销货员帮着进几条带喜字的手巾。除了办事情,公销社繁忙的季节主要有三大季,每年春分前后,老百姓开始准备种地时。公销社的库里定是堆满的二氨、磷肥。社员赶着牛车,驾着马车都要提早把化肥买回家,心才踏实。如今学生放暑假都要出去游玩,城里的孩子有时要进山里体验农家乐和采摘游。母亲儿时也天天往山跑,并不为了采摘游,为了割腊条。腊条要修理好,捆成捆,龙胆草、天麻一类的草药也要及时清理出来才能送到供销社换钱。等秋分到霜降前后,地里的庄稼全都入仓了。一些能上山会下河的社员,就开始把自已前几季在山里河里寻到的农副产品带到供销社来卖。山胡萝贝干、八股牛根、穿龙骨根、五味子、蝉蜕、螳螂蛋、母蛤蟆。山里河里能换钱的东西此时在供销社的院子里全看得见。过称、开票、领钱。见到自已的劳动成果变成现钱的社员都一脸笑面地问着彼此的收入。吐口吐沫仔细地数着拿到手里的票子。然后把“大团结”单独折好放到内兜里。有时会递给跟车来的孩子块八毛地以示鼓励地说:“这个给你,留着买本用。”而此时的孩子多半会咧着嘴角说:“下次上山我还跟去。”忙过了这一季,再就是到春节各家各户办置年时,供销社最为忙碌了。纱巾、桃红、花纸、福字、对联、硇水、白糖、海带、粉条,即使平常再节俭的人家,此时也要往公销社跑两趟,这时两个售货员往往要忙得连吃午饭的功夫都没有,到了下班时间也关不上板。现在怕是哪个超市也没有当年供销社生意那般红火。
  我小学毕业那年村的公销社解体了。母亲边和邻居打伴去买减价处理的商品,边有些不舍地说:“供销社黄了以后就都得到集上买东西了,那质量指定赶不上供销社的。”其实在村里供销社解体的前几个月,城的一百货和三商店就已经改制了。当时母亲还去买了瓶减价的“派丽”洗发精。在供销社解体之后,村里开始有了三轮车流动商贩和小卖店。2004国家又实行千村万店,超市下乡工程。各村都有了像模像样的超市。随着道路越来越好,交通越来越方便,村里人也开始到县城的联锁超市购物。2013年后,网络销售已普及,电商平台开始逐渐成为各种商品主要销售渠道。不管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都开始用手机买东西。天南海北的物件,只要货物中意,价格合理,下单三五天后就能到货。农村的小卖店也都有快递代收点。在经济改革的大潮中,供销社于上世纪90年代初淡出了市场经济的舞台。但它留给几代人的记忆和在中国经济发展历程中发挥的作用,将会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梨园春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