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长带我下连队
2019-07-02 10:09:17   来源:   评论:0 点击:

朱正新  我是1956年春入伍的一名新兵,入伍前我是国家教师,因此在新兵营集训一结束即受命到部队团机关干部文化学校任语文教员。团长是位身经百战的老兵,他渴望增长文化知识以适应部队现代化建设的需要。由此...
朱正新
  我是1956年春入伍的一名新兵,入伍前我是国家教师,因此在新兵营集训一结束即受命到部队团机关干部文化学校任语文教员。团长是位身经百战的老兵,他渴望增长文化知识以适应部队现代化建设的需要。由此他便成为班里职位最高出课率最高的学员。就连出差开会时也把语文课本和作文题带上,回机关后挤时间让我给他补课。时间久了,我和团长不仅是首长和士兵的关系也是亲密的战友关系。
  一天,他说,学校放暑假这段空间我俩一块下连当兵,我当了干部也不能忘记初心,重温战士生活;你入伍后只拿笔杆没扛枪杆,不下连不算合格的兵。我跟着团长向连长报到后被分配到九班当了战士。我们部队是工程兵,当时的工程任务是在沿海打山洞修筑地下国防工程。当时机械设备很少,主要靠人工抡锤凿眼放炮,灌注钢骨水泥,构筑各个级别的墙体,人称地下长城。抡锤打钎是个很辛苦的活,不到一周时间团长就能一气抡锤一千次。而我却一气儿只能抡锤四五百次,班长对我说,不要着急,太猛了会吃不消的。团长手把手教我怎样握锤怎样抡锤,晚上给我挑手上的血泡,做好保养。一次班长安排我运送钢钎,当时我们班在山洞南端作业,派我把用钝了的钢钎送到山洞北端的炼铁炉锻造后再扛回来。但洞内空间窄小作业人又多,通过时很费劲儿,于是我决定走山路回去,我扛着四根钢钎贪黑爬到山顶,下山刚走几步因路滑摔倒,四根钢钎滚落在地,小灯笼也熄灭滚下山,我四处摸找钢钎是又急又害怕,正在此时团长的声音传到我耳边:“我猜到你是遇到了困难。”他带着一个战士,打着手电筒帮找到了钢钎,我们三人把钢钎送到班里。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团长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兵和班里战士一样摸打滚爬不减当年英雄本色,他对我这个新兵的关怀帮助,也在我心中铭刻着深深的烙印,给了我温暖和力量。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早市·夜市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