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有资格说爱我,唯独你没有
2019-10-22 09:51: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一个小学同学进了监狱,因为故意伤人。  上小学的时候我和他走得很近,上学的时候我会先绕路去找他,放学的时候我宁愿多走一段路回家,这是我小学毕业之后第二次看见或者听到他。  第一次是高中中午放学...
  一个小学同学进了监狱,因为故意伤人。
  上小学的时候我和他走得很近,上学的时候我会先绕路去找他,放学的时候我宁愿多走一段路回家,这是我小学毕业之后第二次看见或者听到他。
  第一次是高中中午放学回家的偶然相见,他站在菜市场路口摆弄手机,我把自行车放在路边蹑手蹑脚走到他背后狠狠拍了他一下。没聊两句,那时候他说他初三就不念书了,踏入社会之后也不知道干点什么就跟着邻居去了外地,有空了才能回家看看爸妈。
  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他给我留的手机号码后来也不知道被我丢到哪里。
  他进监狱的事情是另一个小学同学和我说的,他们之间联系也不是很频繁,一年能见上两三次,喝喝酒聊聊天。本着同学之间那些还有的情谊去看了他,回来之后越想越不是心思,就给我来了电话讲了这件事情。
  他去探监的之前把聊天的话题和内容都想好了,先聊聊小学时候的事情,再说说他爸妈的近况,然后在让对方好好改造。聊天的前半段都挺好,虽然环境挺压抑但是两个人有说有笑,当他话题转到父母上的时候,他隔着玻璃看到对方的脸色瞬间变了。
  先是一句干净利落的“不要跟我提他们!”,进而是海啸一般的情绪爆发“我这个样子都是她害的!”
  电话里他跟我说当时他是懵的,完全想不到那位小学同学能够有这么大的反应,那个样子看起来真的像不共戴天的仇人。等到那位小学同学心情平复了之后才跟他说起为什么这么恨自己的父母。
  进监狱的那位同学上小学的时候是有名的问题学生,今天砸了谁家的窗户,明天又捣了什么乱,在学校里他就像一个孩子王一样呼风唤雨。那时候我是一个小胖墩,可能是长得就是一副受欺负的脸平时在学校里没少吃亏,和他关系近了之后就再没人敢惹我。
  这样一个孩子,说好听一点是有闯劲儿有精神头,说不好听的就是不老实不受人待见。老师也多次警告过他家长要对他严加管教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奈何自己家的孩子怎样都是好的,于是他爸妈就对他继续放任下去,不管不顾。
  小学时候还好,最多也就是闯点祸,也没整出来什么大事儿,上初中的时候就逐渐演变成打架斗殴,偷鸡摸狗。今天身上挂点彩,明天又偷摸拿点别人家的东西,他爸妈知道了也就是说两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做什么事情都不用负责的思想。
  最狠的一次是抢了同学的东西,他爸妈知道了之后也没说什么,从那之后他就把他用武力得来的东西放到了一个小盒子里,后来盒子里满满当当的装着的都是他的“勋章”。
  就这样,他今天成了一个被禁锢了自由的罪犯。我不知道他被判刑多久,我只知道他这辈子基本上是完蛋了。故意伤人的罪名和进过监狱的经历也会像一个“勋章”一样挂在他身上,就像被他扔掉的那一盒子的“勋章”一样。
  以前听朋友说过一件事情。
  他开车回家行至丁字路口的时候因为前方车辆一直卡在那里就轻轻摁了两声喇叭,两声短促的“嘀嘀”声唤出了从楼道里走出的一对母子。孩子很小大概六七岁的样子,他妈牵着他的手向着朋友的车走来,一边走一边大声嚷嚷:“摁什么喇叭?吓到孩子怎么办?孩子吓坏了你负责?”
  朋友没理她,她就带着她儿子在车前面晃悠,敲打朋友的车窗嘴里还在不停重复刚才说的话,颇有泼妇骂街的样子。朋友忍了她快一分钟,前面的车动了之后他也慢慢地把车启动起来,生怕挂到了那对母子。
  停了车回到家,在厨房做饭的妈妈叫他来厨房看看为什么院子里有一对母子围着他的车绕来绕去,他急冲冲地穿上鞋子跑下楼,那对在他的爱车上留下几道刮痕的母子已经出了小区不知道往哪里走了,还好他让他妈在楼下拍下了整个事件的经过,随后他就报了警。
  要我说,这个世界上的奖励和惩罚从来都不会缺席,只是时间问题。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别跟我谈感情行吗?伤钱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