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迎逐梦人——2019年长甸河口宽甸作家协会笔会侧记(朱克昌)
2019-07-29 14:32:17   来源:   评论:0 点击:

县作家协会主席唐振海亲自主持会议。省作协副主席于晓威,进入会场椅子还没坐热,就开始为作协会员授课。他袒露了自己文学之路的坎坷与快乐、郁闷与解脱、从政还是从文的纠结和抉择经历,用切身感受鞭策大家,使入会者对晓威文学创作的坚守与执着精神油生敬意。
        “小暑不算热,大暑三伏天”,今年的县作协笔会,正巧赶在小暑最后两天,又选在鸭绿江畔河口这个桃花源,滔滔的江水驱除了不少暑热。期盼笔会的殷切心情,炙热的文学情,火热的文友相逢情,与流火的七月碰撞,让驰往长甸河口的大巴车内,迸发出阵阵悠扬的歌声。一路歌声相随,两侧黄花相伴,绿树蓝天相映,使每个人的心情分外靓丽。
      车很快到达笔会所在地——老郎家丰太大酒店。特邀的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于晓威,丹东市原作家主席、《满族文学》原主编、现任编辑张涛,丹东市原作家协会秘书长丛黎明,市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姜大成,市作家协会理事、丹东一中《涓涓》杂志主编李训谋,带着《满族文学》《涓涓》等杂志相继莅临会议。




       县作家协会主席唐振海亲自主持会议。省作协副主席于晓威,进入会场椅子还没坐热,就开始为作协会员授课。他袒露了自己文学之路的坎坷与快乐、郁闷与解脱、从政还是从文的纠结和抉择经历,用切身感受鞭策大家,使入会者对晓威文学创作的坚守与执着精神油生敬意。会员们就于晓威最近出版的长篇小说《我在你身边》畅谈读后感,探讨小说创作艺术,晓威同大家积极互动。


       女作协会员张宝红问道:“小说写作可不可以运用方言?”晓威回道:“年代与社会不同,地理与区位有别,用了一个地域的方言,不利于小说的传播。”会员杜新生问:“小说和散文可不可以引用成语和典故?”晓威认真回道:“有人认为用了会带来累赘,降低层次,我认为可以用,适当恰到好处地运用,会起到点缀作用。”还有人问:“小说创作必须得体验生活吗?”晓威感言:“现在作家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体验型,也叫传统型,通过亲身实践和体验写作;一种是读书型,也叫现代派,通过读书提升思想感悟,激发灵感,寻找切入点。人生更多地不应该是寻找,而是创造,小说是假设的艺术,人性有无数可能,有些小说往往写的都是现实中不可能的事。”“现代小说不单是讲故事,主要是讲出精神内涵;语言是文学的灵魂,叙述语言不行,这个小说就失败了。”“文学不会掉眼泪,但能发现美,发现真。”“鸟儿已经失去了自由,大地上的人们却在赞美蓝天......”晓威提纲挈领的点讲,精彩绝妙的比喻,如醍醐灌顶,使大家幡然开窍,受益多多。
 


      丹东文学界的老师先后讲话,《满族文学》编辑张涛谈道,诗歌或者说文学创作的核心,就是敏锐深刻仔细的洞察力。写诗就是自己必须和自己过不去,朴素、简约、低调才是诗歌最崇高的表达。小东西也能写诗。散文形散神不散。语言不仅要精,还要讲究诙谐幽默风趣。河口村就能做很多文章。他还提到编辑喜欢什么样稿子、投稿的规范格式等问题。丛黎明谈了创作体验。姜大成的“文学不在功利,更多在于温暖灵魂”观点很精辟。李训谋谈了写诗和创办校刊体会。我县诗人姜庆乙着重谈了诗歌创作技巧。
参加笔会的会员座谈发言,大家谈感受,提建议,布局未来,各抒己见,畅说欲言。激情满满,文情诗意浓浓。



笔会期间,参会人员乘船畅游鸭绿江,沐徐徐微风,观沿岸宽甸秀美风光,览异国独特诱人风情。放眼远望,中朝两国安宁祥和。镜平的江水波光粼粼,青山楼阁倒映。鸭绿江断桥前横,记录下美帝曾经的野蛮丑陋罪行。夕阳下的江面,金光灿灿,与游船犁开的雪白浪花,构成迷人隽秀诗画。









夜幕降临,苏格拉底主持举行篝火晚会。桃花源内熊熊燃烧的火焰,也点燃了众人满满的激情。大家饮罢美酒,手拉着手,围着篝火载歌载舞。县作家协会主席唐振海、副主席李云,同部分会员们又赶往矗立着彭德怀、毛岸英塑像的广场,缅怀先烈和老一辈革命家的丰功伟绩,敞开胸怀高歌:《英雄赞歌》《我的祖国》......一首首颂歌让人激情澎湃,尽情抒发心声,释放辛苦笔耕写作的身心负重。歌声、笑语声,欢乐声,随着鸭绿江水汹涌奔腾,流向远方,流到夜深人静。
翌日晨起,会员们又三三俩俩结伴,漫步江边、重游广场,再一次瞻仰抗美援朝英雄雕塑。








笔会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暖心的事,盛开了一朵姣艳的小花。那是笔会的第一天,下午会前,作协唐主席先一步进入会场整理座位,忽然发现地上有一叠钱,哈腰捡起来一看,是4张百元大票,还有80余元零钱。开会了,老唐拿出零钱,面对大家询问道:“咱们谁丢钱了?看看这是谁的钱?”说着亮了亮手中钱。会员杜新生不好意思地说:“我丢钱了,可这不是我的钱,我是四五百元大票。”老唐见说的数目吻合,便将钱如数还给了他。
其实老杜早就发现钱丢了,他以为掉在来时坐的车上了,便想去车上找,半路碰见老唐,问车在哪了?老唐告诉他车回宽甸了,他只好做罢。他觉得刚来开会就丢钱,怕人笑话、丢人没面子,也就没有声张。钱失而复得后,为表达感激之情,老杜特意花70多元,买来两个大西瓜,为入会者解渴降温。老唐和老杜,一个拾金不昧,一个有恩知报,其行为博得大家一片叫好声。
两天的日程结束了,笔会取得圆满成功,彰显了作协主席老唐的人格魅力、县作协的号召力与凝聚力。从作协主席唐振海、副主席李云和王莉、副秘书长王书,到组长李国栋等,都尽心尽力,尽职尽责倾情这次笔会。县作协会员、河口村第一书记朱良昊,为此次笔会精心安排,做出很大努力。最让人感动的是宽甸一初中《尖尖角文学报》主编、县作协会员苏格拉底,同以往活动一样,又为笔会拉来赞助,提供白酒和桃汁。
伴着一路歌声来,怀着文学梦想归。“我们又要分别,各奔东西,但生命中与文学有缘的时光,与文学留下的痕迹,永远不会离开。”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懿城百姓之家大舞台 载歌载舞庆七一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