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梅开迎春时
2019-02-25 12:36:23   来源:   评论:0 点击:

韩 伟大约三十年前的某一天,父亲回家后急切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纸包,包的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剥开,里面是一截不足一尺带有根须的干枝。看着父亲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弱弱的问:这是什么?父亲微笑着说:梅花,冬...
韩 伟
  大约三十年前的某一天,父亲回家后急切的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纸包,包的里三层外三层。层层剥开,里面是一截不足一尺带有根须的干枝。看着父亲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弱弱的问:这是什么?父亲微笑着说:梅花,冬天开的。
  北方的冬天向来都是凛冽而严肃的,零下二十多度已是常态。特别是在当时的农村,绿色已不多见,更何况是能在冬天盛开的花。“岁寒三友”之中的松树在附近林区倒是常有,可传说中的竹、梅如今竟得其一,难怪父亲欣喜。之后数月,这株干梅便占据了家里光线最好、室温最佳的地方,在父亲心中其身份地位可想而知。
  父亲爱花,周边亲邻皆知。几乎所有花株都在父亲的精心照料下枝繁叶茂、花团锦簇。家中茶花、杜鹃、君子兰每每盛开都会有亲朋前来观赏。可每次看到那株品相丑丑的梅,大家都很诧异,尽管它已经生出了零星的叶芽,可依旧干干瘦瘦,静静地待在那里,仿佛一切都跟它无关一样。而父亲总是“讳莫如深”、笑而不语。
  不知不觉,那恼人的冬天如期而至。首先食物的匮乏就让人难捱的很。又因天气寒冷,孩童的娱乐项目少之又少,同样让人无奈至极。唯一令人欣慰的大概就是春节恰在冬季。春节的传统意义就在于辞旧迎新,红红的春联、爆竹,花花绿绿的新衣、新裤,给春节带来了一派喜庆祥和。这时候,家里其它的花株都已经休养生息了,而那株“瘦梅”不经意间已经顺势而发。后生的枝杈越发粗壮,叶芽已经长大,模样虽跟桃叶相似,其嫩绿却更胜一筹。成串成串的粉红色花朵竞相开放,原本干瘦的枝干迸发出的强大爆发力令人叹为观止。外有春联白雪,内有红梅独放。霎时间,北方豪迈的春节更多了一分精致。真真是“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与此同时,父亲出门拜年便多了一句话:我家的梅花开了。顿时惹得众人纷纷前来一探究竟。而父亲也把早已准备好的茶叶沏好奉上,一干人等品茶赏花,兴致盎然。一株小小的梅,就这样给我们的屯堡带来了一丝别样的年味儿。
  随后的好多年,这株梅就像是我的时钟,它的盛开就代表着春节的到来。再后来,因为一次虫害导致它香消花殒。虽然父亲又去求得一株品相更好的梅,但是因为房屋冬季供暖设施的增强,也有了更多的花可以在冬季开放,可它仍旧按时盛开,兢兢业业。
  2018年,父亲不在了。春节期间,我望着那株梅出神。母亲问我:喜欢吗?喜欢可以送你。我说:真的?母亲说:当然了,知道你喜欢,那也是你父亲最喜欢的。其实,母亲心里更清楚,又到梅开迎春时,那里,还有父亲的微笑。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大山深处那片星空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